2018年中国综艺的四大焦点    

  2018,中国综艺经历了多维度的转变。网络综艺的声势头一次盖过了电视综艺,也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网综掀起了偶像选秀的新一轮高潮,各种以“青年文化”为名的综艺也层出不穷,一路从说唱烧到街舞、机器人、灌篮、电音……而在政策管控收紧的背景下,寻找“意义”成为了电视综艺的焦点,从各种传统文化、公益行动中诞生了大量节目,但可惜的是,让人能记住的不多。在喧嚣与落寞两端,回顾这一年,中国综艺有四个无法忽视的焦点。

  流水的偶像,批发的练习生

  “越努力,越幸运”和“逆风翻盘,向阳而生”是2018年最响亮的两句口号。喊着前一句的100位小哥哥里有9个人成为了NINE PERCENT,喊着后一句的101位小姐姐里有11个成为了火箭少女101。而有更多的人,成为了全民制作人和全民创始人。


  Produce 101,这个来自韩国的选秀模式,在中国被成功复制。先后开播的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和腾讯视频《创造101》,用投票决定出道名单的规则让观众和选手成为了命运共同体。这两档节目的成功,也意味着选秀进入了互联网造星的新时代。

  选手从素人变成练习生,自我介绍时名字的前缀不再是编号,而是所属公司的名号。每个人都被划分等级,穿上不同颜色的衣服,贴上不同的标签。复杂的网络投票机制取代了“超女时代”的短信,粉丝买水买卡,用平台提供的所有消费方式送偶像C位出道。

  这种“命运共同体”的玩法也让这些新生的偶像们迅速地圈住了不小的粉丝圈,据说,鹿晗因为公开女朋友而掉的粉丝,有不少便转而追随《偶像练习生》中的蔡徐坤,可谓是残酷的偶像市场迅速迭代的生动写照。

  围绕这些新生的偶像,各大平台、制作公司、经纪公司都铆足了劲,谁都想尽快割一波“韭菜”。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由你音乐榜样》《MUSIC ON》陆续登场、各种团综纷纷上线、连偶像运动会《超新星全运会》都来了,但有了这么多的舞台,速成的偶像们似乎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推出作品的速度远远落后于接商业代言的速度。

  相较于日韩等国已经拥有较为完善的偶像运营闭环,“出道即巅峰”几乎成了我国选秀的一条魔咒,经纪公司对艺人的后续运营,资源的匹配总是让广大粉丝吐槽。本土偶像产业链的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据说,接下来优酷即将启动男团养成项目《以团之名》,第二季的《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以及第三季的《明日之子》也都在前来的路上。不知道到了明年此时,将有多少今年涌现的偶像被遗忘。

  网综和电视综艺:不想成为对手的对手

  网综和电视综艺,原本并没有将对方视为对手,他们甚至还有不少亲戚关系,那些成功的网综背后,往往都是从电视台出走的团队。然而,他们毕竟要抢夺观众有限的注意力,以及同一拨广告金主的口袋,此消彼长的关系难以避免。

  在经历了几年的高速增长之后,网综在2018年展现出了压倒电视综艺的势头。除了偶像选秀节目掀起的波涛,各大视频网站在探索“青年文化”的道路上并驾齐驱。去年《中国有嘻哈》的火热让大家看到了小众的年轻人圈层文化“破圈”的可能,于是爱奇艺的《热舞街舞团》和优酷的《这!就是街舞》网罗全国的街舞高手,正面尬舞,《机器人争霸》和《这!就是铁甲》让机器人碰撞出激烈的火花,《这!就是灌篮》《国风美少年》《即刻电音》等也纷至沓来。

  大手笔的投入、星光熠熠的明星阵容、狂轰滥炸式的宣传让这些节目至少在声量上胜过了电视综艺。背靠资本市场的视频网站暂时还能烧得起钱,每年不惜赔上几十亿去投资内容,期盼着有朝一日用户的流量能转化成真金白银。

  不过三年前,综艺的竞争还集中在卫视之间,各个平台都忙着制作户外真人秀的场景是多么耀眼。到了2018年,只剩下走到第六季的《奔跑吧》,和第四季《极限挑战》依然力不从心地扛着户外真人秀的大旗。口碑和收视的下滑,是二者都无法避免的问题。

  而老牌音乐节目,也只有共同迎来第七季的《歌手》和《中国好声音》走进了大众视野。《歌手2》的首发阵容被称为“史上最弱”,且再次遭遇歌手退赛,洪涛老师泪撒现场。故事的最后,以一位英国女歌手的夺冠落下帷幕。好不容易改回名字的《中国好声音》,第一次集齐了四位身高175cm的男导师。但节目收官至今,你可能只记得李健的段子,而不知道最后的冠军叫什么名字。

  在观众开始远离电视、收视率下滑的背景下,电视台又遭遇了政策管控收紧,娱乐性题材受限的窘境,再加上广告主们在不太景气的经济环境里纷纷缩减了赞助额,2018年电视综艺招商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与此相对的是,网络综艺自我宣告的“破6亿”“破7亿”的招商额,只不过据业内人士透露,这只是打肿脸充胖子的虚报,网综的招商情况也不乐观。对于电视台和视频网站来说,共同的心愿恐怕都是明星的“限酬令”能够真正落到实处,让做综艺不再是“为明星打工”的生意。

  观察、纪实类节目正流行

  从节目形态来看,从过去热闹、欢腾的游戏类综艺走向观察、纪实类节目,成为了整体的方向。

  去年开始,湖南卫视推出慢综艺三部曲:《向往的生活》、《中餐厅》、《亲爱的客栈》,成为自家金字招牌,并在今年都播出了第二季。业界人士猛然发现,原来观众已经厌倦了明星打打闹闹做游戏,反而不如让明星去做一些家长里短的体验更显真实的魅力。

  到了2018年,跟随着韩综的脚步,观察类真人秀开始涌现,加入了第二现场演播室。观众不仅要看明星,还要“看别人看电视”,听别人发表观后感。

  在这方面,湖南卫视和芒果TV依然是先行者,相继推出明星嘉宾观察素人恋爱的《真心大冒险》,丈夫观察妻子的《妻子的浪漫旅行》,明星妈妈观察3到7岁孩子的《童言有计》,和妈妈们观察成年儿子的都市独居生活的《我家那小子》。

  腾讯视频引进韩国模式制作的《心动的信号》,则是恋爱推理题材和演播室观察形式两个热门趋势的结合,成为了这一波观察类真人秀中最成功的一档。

  除了观察类真人秀,几档纪实类节目也受到了广泛关注。阿雅跟好朋友一起踏足世界各地、追寻奇景的明星纪实真人秀《奇遇人生》,凭借曾荣获艾美奖、金马奖的纪录片导演赵琦的扎实功力,拍出了明星旅行节目从未有过的真实质感。

  引进日本NHK模式的中国版《纪实72小时》则用72小时的时间,流连于中国十三座城市的街头巷尾,展现出中国人真实的生活状态。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抓住中国人对吃的情节,用烧烤还原深夜食堂的样貌。陈晓卿回归之作《风味人间》,再次用美食诉说自然和人文的故事。

  观察、纪实类节目涉及各种社会关系,有丰富的人物故事和细腻的情感表达,更能打动人心。这些节目的成功也意味着观众的审美趣味在不断发生变化,大众能够接受的内容更加多元化了。从几年前明星户外真人秀的集中爆发,到如今观察纪实类节目的兴起,可谓一种让人欣慰的转变。

  抄袭在继续,原创综艺始发声

  纵观近年来国内成功的综艺,大部分都是源自海外的节目模式。不可否认,通过学习海外先进的节目工业化制作流程,中国的综艺节目生产方式也在不断提高。那些制作能力最强的团队,往往都是接受了最多海外节目模式洗礼的团队。遗憾的是,过多地引进海外模式引出了外来文化“威胁论”,于是一纸“限模令”落地,让正规地购买模式版权反而成了禁忌,中国综艺又回到了早年间抄袭、模仿海外节目尤其是韩国模式的老路,甚至闹出了被国外公司斥责相似度高达88%的国际笑话。

  抄袭在继续,但不容否认的是,仍有不少综艺人在原创的道路上进行艰难探索,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成绩。在今年4月份,名为“WISDOM in CHINA”的中国原创节目模式推介会登陆戛纳春季电视节,中国电视人首次以“原创节目模式”的名义在电视节主舞台发声。在10月份的秋季电视节上,中国首次以主宾国的身份出席,这两次亮相对行业意义重大。

  传统文化似乎是国内综艺人最擅长的入口,其中“央视+传统文化+明星”这一组合已经打造过不少成功案例。17年底开播的《国家宝藏》,春节期间推出的《经典咏流传》,都是备受观众好评的文化类节目。

  在2018年,我们还看到了原创综艺在其他领域的多样化表达,给行业带来了惊喜和期待。我们看到了第一档由游戏改编的真人秀《王者出击》,尽管并不完美,但在在寻找游戏与综艺的平衡点,融入高科技元素进行节目创新等方面,都进行了可贵的探索。

  我们看到了第一档声音魅力竞演秀《声临其境》,演员们用声音飙戏,赵立新的四国语言,韩雪的《海绵宝宝》,朱亚文的“宝贝儿”等片段在多少人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们看到了第一档融合了音乐、电影、现场的音乐创演秀《幻乐之城》,这是一手打造了《歌手》的洪涛,联手梁翘柏、王菲,创造的“新物种”。每一场一气呵成的现场表演背后,都让人看到了电视工匠精神的可贵。

  我们看到了第一档场景式读书节目《一本好书》。在节目播出之前,我们很难想象《月亮与六便士》、《三体》、《人类简史》等经典的文学作品会如何以融合了戏剧表演、脱口秀的综艺形式呈现。

  这些原创综艺的陆续出现,可谓是行业正向发展的标识。在当前的市场大环境下,试错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并不是每一档原创综艺都能口碑、收视双丰收。但相信在从业者的共同努力下,未来市场的包容度会越来越大,中国综艺的原创道路终究会越走越宽。但愿2019年,行业能交出一份更优秀的答卷。

最新评论
创意快报
热点文章
人才招聘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