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广电媒体合并改革已经到了最后一棒    

  2018年4月19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挂牌成立,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三台建制撤销。这意味着我国广播电台和电视台的合并改革接力到了最后一棒。

  这一改革举措不仅深刻影响中国传媒格局,也将对全球传媒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我们或许可以从多个维度来观察这一改革,也可以以多个视角来标注这一改革,从宏观层面来探寻我国广播电台、电视台合并改革的基本轨迹和目标定位。

  一、中央三台合并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新时代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战略举措

  我国现有广电体制是随着国家建设发展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改革发展进程而逐渐形成的,具有堆积性发展的特点。进入新世纪,国家广电行政部门开始推动电台、电视台的媒体合并。先是推进有线台与电视台的合并,从2004年起,中央出台措施,以地(市)县两级文化与广电行政部门合并为契机,推进地(市)县广播电台、电视台的合并;党的十七大后,在省一级实行广播电视的管办分离,推动省一级广播电台与电视台的合并。

  我国广电媒体机构改革同广电科技进步尤其是数字化网络化、媒体融合密切相关,应该说是后者对前者提出了要求。也就是在这一时间节点上,全球广电媒体并购加速。

  受媒体制度的影响,不同国家的广电媒体对于新技术条件下如何做大做强选择了不同路径, 或选择市场化的并购,或选择行政化的合并。我国广电媒体改革选择了以行政为主导的合并,这是由我国意识形态管理体制和广电媒体制度决定的。

  二、我国广电媒体合并改革也是对全球媒体竞争的因应

  发达国家传媒和娱乐业巨头为做大做强选择了并购,这是市场化媒体制度的必然选择,对全球媒体竞争格局影响巨大,也为我们提供了借鉴。

  第一类,网络运营商的并购。

  这类并购的主要目的是谋求用户市场的扩张,以期在短时间内大规模增加用户,实现协同效应和合并利益。比如:美国最大的有线运营商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 Corporation)宣布以452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二大有线电视运营商时代华纳有线(TWC)。

  第二类,广播电台与电视台的并购。

  这类并购的重要目的是谋求广告市场的扩张,以期在广告市场获得更大份额。自2013年底起,美国传媒公司掀起对地方电视台及广播电台的收购热潮。有数据显示,2014年一季度,美国电台、电视台收购交易额上涨40%:在电视台方面,交易金额达33.3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5.5亿美元上升了约31%。

  共有107家电视台被收购,平均每家电视台的收购金额为3110万美元。在广播电台方面,一季度交易额达3.2亿美元,较上年的1.35亿美元增长了约137%,共有202家电台被收购,平均每家广播电台收购金额为160万美元。

  第三类,跨界并购。

  此类并购是由技术发展和媒体融合催生的,目的是获取融合效应和拓展新领域市场。比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以485亿美元收购美国卫星电视运营商直播电视公司(DirecTV),这是美国媒体和通信领域里发生的一宗特大并购交易。这项并购交易源于美国电视与网络联系日益紧密,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网络在手机或平板电脑上收看电视,而卫星电视受众则日益下降。

  此外,跨国并购以及内容商与渠道商的并购频繁上演,对国际传媒格局持续产生影响。比如美国新闻集团并购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Y)、美国康卡斯特并购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等。跨国传媒巨头的并购,谋求在全球范围内的规模化、集约化发展,加大其垄断地位,从而赢得数字化时代的全球媒体竞争优势。

  三、合并改革需适应新兴传播市场规律

  我国省(区)以下广电媒体合并改革探索实践证明,合并并不必然带来做强做大,如何实现1+1大于2,既需要科学的宏观设计,也需要科学合理的政策配套和踏实认真的实践创新,使行政主导的合并改革适应新兴传播市场的规律。

  通过深入分析发现,合并效益不理想的案例,往往都发生在传统业务占主导的机构。如果不能在合并基础上建构新的业务和运营模式,仍然以传统业务为主,那么机构的合并只能是物理合并,最多实现1+1=2,受合并带来的管理层次复杂化影响,很有可能是1+1< 2。所以个别省(市)采取了名合实不合、广播和电视各干各的做法,甚至有个别省(区)干脆从本地实际出发,至今仍不合并。

  改革是系统工程,顶层设计再好,如果政策不配套、基层落实不到位,改革预期也是难以实现的。这当然也不能把责任简单归之于基层,基层有基层的特殊情况, 顶层设计要同基层发展诉求对接,才能充分调动基层落实改革举措的积极性。

  四、打造国家级新型传媒集团,在世界传媒格局中获得更大话语权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台长慎海雄提出,要抓紧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的组建工作,把握遵循新闻传播规律,科学统筹广播与电视、内宣与外宣、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努力实现从物理反应到化学反应。

  坚持创新为要,着力增强融合发展能力、原创产品创作能力、对外融合传播能力,努力推动和实现总台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提升,努力打造国际一流的国家级现代传媒航母。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组建后着力构建新的传播格局,聚合原三台传播资源和能力,正向着这一目标快速挺进,在重大主题报道和融合传播领域,改革捷报频传,效果凸显。其改革路径显示,合并只是起点,更重要的是紧盯合并改革的目标,在融合发展和网络业务上发力,实现1+1+1>3的效果,努力打造同全球大国相适应、同现代化强国建设相匹配、具有重大全球影响力的国家级新型传媒集团,在重塑世界传媒格局中获得更大的话语权。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