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都市报》、《西部商报》停刊致读者:纸媒行业洗牌加剧    

  20世纪80、90年代到21世纪初,报纸、杂志作为传播信息的重要媒介,迎来大发展。发行量百万级的俯拾皆是,报业大楼纷纷拔地而起。那时候,不仅报纸非常抢手,采编人员也是令人羡慕的职业,非常风光。

  互联网时代也是全民大阅读的时代的,但纸媒却开始走向衰落。报纸从2005年初就开始衰退。2008年休刊潮开启,近两年更是愈演愈烈,15-17年期间,每年都有8到10家报刊迎来末路。

  即便是一些大报也未能从停刊、休刊潮中幸免。

  《东方早报》《京华时报》《新报》《晨报周刊》《今日早报》《上海壹周》、《外滩画报》《都市周报》《九江晨报》《壹读》《时尚新娘》《芭莎艺术》...在整个纸媒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报纸、杂志宣停的消息从未间断。

  《新疆都市报》、《西部商报》停刊,致读者!

  纸媒的休刊浪潮仍在继续。 近日,又有两份报纸停刊。

  《新疆都市报》7月1日起已正式停刊,目前全员待岗

  6月30日,《新疆都市报》在它的第5869期发布停刊致读者信,宣布从7月1日起停刊,正式与读者告别。据澎湃新闻记者报道,目前全员处于待岗状态。

  公开信息显示,《新疆都市报》是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机关报《新疆日报》主管主办的子报,创刊于1998年10月9日。是乌鲁木齐第一张综合性主流都市类报纸,是新疆报业市场第一品牌。

  新疆都市报日出四开48版,最多达128版,双彩印刷。在新疆日发行量达32万份(全疆发行),是唯一覆盖新疆15个地州和89个县市的都市类报纸,其中首府乌鲁木齐市日零售量17万份,特别是在新疆日报的大力支持下,2013年订阅新疆日报赠送新疆都市报,为新疆都市报打下坚实的基础!

  信息还显示:《新疆都市报》一度位居新疆报纸发行量前三甲。新疆都市报年广告经营额达3亿多元,已成为国内外企业向新疆展示形象、推介品牌、拓展市场的首选媒体。

  停刊前,《新疆都市报》的网站和两微平台的更新均定格在6月29日。

  7月1日《新疆都市报》发布停刊致读者:

  今天是《新疆都市报》第5869期,2018年年中,我们与您挥手告别。

  1998年10月,《新疆都市报》正式创刊。从那时起,通过散发着油墨清香的报纸,我们开始与您如期相约。

  新闻是正在发生的历史。20年来,我们用笔墨、用影像作传,忠实记录着新疆大地翻天覆地的变化,见证着时代进步和生活变迁。讲述着普通人生活中或令人荡气回肠或令人潸然泪下的真实故事,定格下一个个令人难忘的历史瞬间。

  感谢各级党委和政府,你们的关心、指导和帮助,让我们的报道更加权威、客观、公正。

  感谢一路陪伴的读者,您的信任、支持和鼓励,是我们前行最大的动力,我们永远铭记在心。

  感谢曾经的合作伙伴,过去的岁月里,我们曾经携手并肩,相互支持,成就彼此。

  感谢所有在《新疆都市报》工作过的同仁,感谢你们为这张报纸付出的心血、汗水和青春。

  时代不因个体而停滞,历史自有其发展的轨迹。我们感恩这个科技日新月异的伟大时代,让传播更有效率、更加贴近人心。面对时代大潮,唯有与时俱进、拥抱变化、主动转型。今天,我们告别,不是离去,而是为了更好地出发;未来,我们仍将在新的岗位上,继续砥砺奋进,努力生产更多优秀的新闻作品,回馈您的厚爱。

  再次诚挚地说一声:谢谢您。再见。

  甘肃日报报业集团旗下都市报《西部商报》休刊转型

  甘肃日报报业集团旗下都市生活类综合性日报《西部商报》6月23日休刊。

  公开资料显示,西部商报创刊于2000年1月1日,由甘肃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

  2002年5月,《西部商报》与当时市场最具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都市商报《成都商报》全面合作,迎来了发展史上的有一春天。

  创刊不久,发行量就飙升至30万份,成为了兰州报业市场发行量第一、零售量第一、影响力第一、广告效果第一的新锐都市主流媒体。成为了甘肃报业市场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一度形成了兰州晨报、兰州晚报、西部商报三足鼎立的局面。

  据每日甘肃网消息,《西部商报》对推动甘肃省报业市场发展、提升甘肃省报业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由于移动互联网冲击,西部商报2015年以来连年亏损,资金状况已严重入不敷出。

  曾在创刊进入西部商报的人士称,看到西部商报宣布停刊,真是没想到,当年我们和大家一起创刊时的情景和想象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据传媒大观察消息,西部商报社采编团队有80人,加上行政、发行及经营人员,总共有300多人。“什么安置方案都没有,工资也没结清,突然宣布休刊,让大家回家等消息。”有员工向观媒君透露,报社已拖欠多月工资,有的员工工资拖欠长达四个月。

  据澎湃消息称,对于西部商报休刊后人员安置问题,甘肃日报报业集团将以高度负责态度,严格依法依规妥善分流安置。

  休刊 转型——致读者:

  今天,您看到的是最后一期《西部商报》。走过18年的《西部商报》将于明日休刊。

  感谢您18年来的陪伴!在此,我们带着每一份报纸的记忆与回声,轻声向您告别。

  2000年的春天,由甘肃日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西部商报》创刊。2002年,与成都博瑞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共同将《西部商报》打造成为一份集新闻、服务为一体的综合性都市报,其全新的办报理念为甘肃报业市场吹来了一股清风。

  过去的岁月里,商报始终以“奉献兰州最好新闻”为己任,并引进先进的运营模式和管理经验,全面创新体制机制,为推动我省报业市场发展、提升我省报业水平起到了积极作用,在甘肃报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18年来, 《西部商报》紧跟时代发展,守望民生福祉,为甘肃的经济社会发展鼓与呼,持续提升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

  白纸黑字,是恒久的记录。铅墨芳华,是最好的见证。

  18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路走来,有太多不舍,有太多人需要感谢。

  感谢各级党委及政府部门的关注、关心,你们的支持,让我们每一次发声都掷地有声。

  感谢万千读者的信赖,你们的爱护,让我们奋力前行,聚焦主旋律,弘扬正能量,一起见证了甘肃的巨大变迁,一起书写了这个伟大的时代。

  感谢合作伙伴。你们的支持和鞭策,让我们的服务更加专业、更加细致、更加全面。在过去的日子里,我们精诚合作,相互促进,共同成长。

  感谢商报同仁。我们怀揣新闻梦想,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将智慧和汗水挥洒在这张承载民生情怀的报纸上,把《西部商报》打造成了一份深受读者喜爱的都市报。

  回首18年,我们可以自豪而坚定地对自己说,我们无悔于献给新闻事业的青春。

  但是,时代的脚步并不为过去的峥嵘而停留,浩浩荡荡的媒体变革大潮正汹涌而来。我们也将与时俱进,顺势而为,整合资源,主动转型。

  今天,我们说再见。

  明天,让我们在新的平台上,携手并进!

  铅墨芳华 最好的见证

  今天的告别,交织着前行的记忆。一路走来,铅墨弥漫在岁月深处,记录了这张报纸所走过的每一个脚印。此时,我们忍不住回望这一路汗水。

  18年来,《西部商报》曾先后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改版,逐渐形成了“简约,现代,大气”的版式风格,确立了“新闻+信息+周刊”的内容架构模式。

  《黄河评论》《三只眼》《商报调查》《权威发布》等一批品牌新闻栏目不断涌现; 《居周刊》《车周刊》《生财有道》《快乐成长》《健康甘肃》等一批深受读者喜欢的专刊相继推出;一篇篇关注民生、服务生活的新闻报道,随着报纸进了千家万户;一件件优秀作品在全国、省级新闻评奖中屡屡获奖……

  “奉献兰州最好新闻”犹在耳畔。 “个性,主流,实用,公信”仍铭心头。

  18年,《西部商报》与包容、厚重的甘肃大地相望,忠实记录着这片土地上的变化与进步;18年,西部商报与每一位读者相伴相行……18年,于时光而言,不过一瞬间,但对栉风沐雨的新闻人而言,却是永铭于心的光阴。

  白纸黑字,是恒久的记录。铅墨芳华,是最好的见证。

  2018年初宣布停刊、休刊的报纸,纸媒行业洗牌加剧

  互联网都时代,每到岁末年初,就有不少的纸媒宣布和大家“告别”。

  2017年底,2018年初,有哪些纸媒宣告“停刊”?

  解放军报社微信公号“中国民兵”12月31日消息,《环球军事》杂志自2018年开始停刊,将转型新媒体,每周一至周五以公众号的形式推送阅读。《环球军事》自2001年2月创刊,从2001年第1期到2017年第404期,这本军刊走过了17年。

  隶属于江西宜春报业集团的《赣西晚报》在其最后一期报纸的头版宣布:本报自明日(2017年12月31日)始休刊。《赣西晚报》当天的编辑部文章称,网络、新媒体无情冲杀,掳走了您关注晚报的时间和精力,晚报也在这滚滚大潮中渐渐趋于无力,动止艰难。晚报休刊,是对您最好的负责,因为您有了新的选择;晚报人与您告别,也是对自己最好的交待,因为大家都要寻找新的方向。

  12月31日,《汕头都市报》在其头版发表“休刊转型致读者”一文:今天,这份报纸要向您道别了,感谢您十八春秋的深情陪伴。汕头报业顺应传媒市场深刻变化,推进媒体融合发展,启动供给侧改革,三报合一。从明天起,汕头都市报休刊,酝酿新能量,发展新媒体,开发新业态,寻求新机遇 。

  12月31日,隶属于汕头经济特区报社的《汕头特区晚报》也在其头版发表“休刊转型致读者”一文:经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批准,从2018年元旦起,《汕头特区晚报》转型休刊。原有品牌版面、著名栏目,以及深受读者喜爱的微博和公众号,将继续集结于汕头经济特区报社旗下全媒体。

  另外,澎湃新闻统计,在12月29日这天传出休刊/停刊消息的媒体已有十多家。

  这些媒体包括:《渤海早报》《假日100》《采风报》《球迷》《北京娱乐信报》《台州商报》《大别山晨报》《皖南晨刊》《无锡商报》《西凉晚刊》《白银晚报》《西部开发报》《北部湾晨报》《上海译报》等。

  休刊停刊风潮遍及多个省份纸媒

  之前,2017年12月初,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旗下的《楚天金报》正式休刊。《楚天金报》创刊至今已有16年,创刊之后一度主打感情牌,曾是很多人的回忆。2013年主动改版转型为财经类媒体,但是转型之路并不平坦。2017年末,这份曾经日均最高发行量超过60万份的都市报,退出了历史舞台。

  近两年,休刊潮愈演愈烈,每年都有8到10家报刊迎来末路。截止17年,已有40多家报纸宣布停刊。

  媒体融合之路

  2016年12月31日出版的《京华时报》在头版刊登《致读者:我们只是转身 我们不会离去》,宣布:2017年元旦,《京华时报》纸质版将休刊。同时,京华网、京华圈、京华微博、微信以及系列公众号组成的《京华时报》的新媒体矩阵,将为读者即时推送新闻、资讯。《京华时报》成为一家停止纸质印刷的都市报,全面转型新媒体。

  宣布停刊、休刊的纸媒很多也都是走的这条路。

  而今,《新疆都市报》、《西部商报》也表示将持续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媒体深度融合。

  正向业内资深人士总结的那样:在未来,传统纸媒的形态会和其他媒体融合,那些优秀的媒体人会穿越岁月的沧桑,继续守候自己的读者和用户,引领他们了解真相、思索人生,伴随他们望断天涯、感怀古今、展望未来。

  不过,也有网友表达了另类的观点。

  在新浪博客看到才差二斗的一篇文章。深有感触,一起拜读一下。

  别了,西部商报!

  兰州有名的《西部商报》,宣告停刊了。

  这不是孤立现象,这应该是历史规律。原因是,像我这样的曾经那么喜欢读书看报的人,不看了。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没有看报纸的时间了。

  时间都跑哪儿去了?

  时间都被“网”进去了,掉到“网”里,陷到“网”里。我们的脚步太匆匆,几乎没有停止来下,安静地读会儿书报的时间了。

  我把自己经历过的时代做个小结:

  看书读报的冷媒体时代。

  无线电讯和网络的热媒体时代。

  当年,冷媒体时代的时候,定报纸定杂志是件很重要和神圣的事件,要仔细地坐下来,一页页翻,反复比较着看,一年的精神食粮就靠你这通“点”了。这只点菜谱的手,不知道从哪年月开始,停止了。应该是上个世纪末,这个世纪初吧。

  报纸成了鸡肋,杂志成了鸡肋。中国的作家,一个个都蜕变成了网络写手,且是潜水无名中。中国开始进入到网络公知时代,从此再无文学巨匠了。

  这不是可悲,这是自然。就跟世界的交响时代在十八十九世纪的欧洲走完了它的旅程,完成了它的使命,你说是遗憾么?不遗憾,只是历史使之然尔。

  好了,《西部商报》停刊了,走好不送,跟随着你的还会有无数,不遗憾,不痛哭。

  当然,每一个好期刊、好报纸、好版面的消亡,我还是会觉得遗憾。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