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频道

“养成”综艺网播的风生水起,突显了台播的迷之尴尬    

  “偶像养成”出乎意料的火了!

  2018年,先有爱奇艺推出S+网综《偶像练习生》,后又有腾讯视频重磅打造的《创造101》。两大视频网站纷纷在“偶像养成综艺”上大做文章的同时,也迅速引爆了这个充满潜力的市场。

  正当用户pick完NINE PERCENT,又陷入了“山支大哥”“宣仪小姐姐”“菊姐”的“坑”时,浙江卫视《最优的我们》也悄然上线。

  作为《天生是优我》的延续,《最优的我们》本应乘着“偶像养成”的热潮做出自己的精彩,然而首期节目过后,我们似乎很难看到《最优的我们》的未来,更多的是看到了尴尬。

  收视率0.398仅仅位列当晚综艺的14位,在豆瓣上《最优的我们》没有评分,节目官方微博83万的粉丝数量,也比不上“土偶土创”。而网友们的评论更是一针见血:“节目存在的意义到底何在?”

  而将《最优的我们》送上微博热搜的,又是“抄袭”——宣传照抄袭、表演舞台、服装、作品抄袭……这一点倒是和“土偶”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曾经一手打造了“选秀时代”的电视媒介,在新时代“偶像养成”面前剩下的只有乏力之感。这是时代的变化,是用户收看习惯的变化,或许更是节目制作逻辑的底色之变。

  从电视选秀到网综的偶像养成凸显媒介权力之变

  回到2004年的夏天,《想唱就唱》开启了一个属于中国草根们的狂欢时代。于是,2005年,草根们靠自己的一票票赋权,将李宇春送上了那个至高的宝座,直到现在,这也仍是个传奇。

  而《超级女声》出现的另一个意义,是对于电视产业来说,它让电视人看到了选秀节目的市场潜力,随后选秀节目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我型我秀》《绝对唱响》《梦想中国》《加油好男儿》,它们都曾出现在选秀历史之中。

  只不过它们也都没能超越湖南卫视缔造的“超女快男”的选秀神话。

  正当选秀走过了十年的时候,正当广电总局开始对选秀节目进行宏观调控的时候,尤其是随着鹿晗、吴亦凡、黄子韬、张艺兴四位前EXO成员回归本土的时候,还有TFBOYS的“魔性”吸引力让大妈、大姐、小妹妹为之倾倒的时候,敏锐的媒体人又嗅到了“偶像团体”的商业价值。

  于是2015年底,一波波偶像养成节目开始在电视荧屏崭露头角,《星动亚洲》《燃烧吧少年》《蜜蜂少女队》《加油,美少女》《夏日甜心》,虽然可能它们背后站着的还是那批与“选秀”共同成长起来的制作人,但一个残酷的现实却是这一次,它们并没能再次缔造出一个超级女团或者男团。

  但是,“偶像养成”还是在互联网时代寻到了转机。2017年,《2017快乐男声》《明日之子》《中国有嘻哈》三档选秀节目,分属三个不同的视频平台,在暑期档进行“对打”,也制造了一波网综的“选秀热”。

  而2018年,《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则将“偶像养成”再次推至流量的风口。蔡徐坤、范丞丞、孟美岐、吴宣仪等等,无论是NINE PERCENT,还是“101女团”,它们都让人看到了原来中国也有帅气的小哥哥、漂亮的小姐姐。

  因此,在这样的媒介背景之下,再去看《最优的我们》,它的节目设置是将男女团放置在一起进行battle,但是,就男女团的养成而言,难道不是有截然不同的养成模式与培养体系的吗?男女团能放置在一个舞台进行比较吗?

  其次,就“偶像养成”的核心而言,离不开“粉丝”,并且是陪着节目与偶像共同成长的“粉丝”。因此,这需要的是用户的高度参与感,粉丝与偶像的高度互动,而显然这是搭载着电视媒介的《最优的我们》无法与网综相提并论的又一原因。

  因此,《最优的我们》的弱存在感,或许本质上不在于节目内容本身,而是在于媒介权力的变化。毕竟,这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电视媒介作为客厅文化的代表,也许它真的不再是需要靠长期“养成”,高度互动的“偶像养成”综艺的温床。

  这是“偶像养成”最好的时代,但肯定不是电视综艺《最优的我们》最佳的时代。

  “偶像养成”的关键是要生产偶像而不是呈现明星

  如果抛开媒介属性不谈,纯粹从内容生产的角度出发去看,《最优的我们》凸显的另一个尴尬问题是制作者似乎没有真正想清楚“偶像养成”的关键点到底在哪,即使节目官方的说法是“中国首档大型原创青春成长类励志真人秀”,但本质上其仍然是“偶像养成”,应该遵循“偶像养成”最基本的逻辑。

  简单说一下《最优的我们》的节目模式,首先是男团与女团进行battle,两位导师潘玮柏、萧敬腾从中选择优胜队;其次从优胜队选出2名种子成员,从落败队选出1名;随后“优我经纪人”们对这3位种子成员的个人秀进行选择,获胜那人所在队伍将会拥有后续比赛的优势。

  因此,从《最优的我们》的节目模式来看,它采用的是《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传统选秀混杂的逻辑。虽然“杂糅”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没有记忆点,更没有“养成”过程的呈现。

  就以《创造101》来说,节目的核心就在于从101位女生中选出一支11人的女团,而无论是罗志祥、张杰还是Ella、胡彦斌与王一博,他们只起到辅助的作用,因此节目呈现的时候,自然是选手比例大于导师比例。

  但是《最优的我们》则相反,其采用的仍旧是传统选秀的那套模式,导师在这里更像是评委,他们要负责承担笑点,也要负责“打分”,实际上是不符合“偶像养成”的底层逻辑的。

  其次从节目的整体呈现上来说,既然是“偶像养成”或说是“成长真人秀”,那么就应该有“后台”——养成过程的体现。例如在“土偶土创”中就会有成员们日常的训练、日常的悲喜交加情绪的展现,由此也能刻画出人物形象。

  可惜《最优的我们》更多采用的还是对“前台”表演的表现,而当缺少了成员们真实的生活再现的时候,观众又怎么会感受到她们的人物性格,怎么会对她们形成印象呢?

  而当这点都做不到的时候,更不用谈粉丝与偶像的共同养成了。

  “养成”非一日能成或许这本就不属于电视这一媒介

  即使抛开互联网对电视的冲击,互联网对用户习惯的改变,即使也抛开《最优的我们》到底做得好不好,到底有没有真的弄清“偶像养成”的逻辑,单从“养成”这一过程的时间属性上来说,也许,这一类题材的综艺本就不属于电视这样的媒介。

  何为“养成”?简而言之是需要经过培训后的一种成长的展现,显然这需要的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但是对电视综艺而言,它需要的是短时间内制造出一个爆点,吸引观众,拉拢广告客户,完成收视率、点击量向经济效益的转化。

  所以,电视媒介不可能给予一档节目足够的时间去真正“养成”一批偶像,而当节目没能给电视带来足够的效益的时候,节目也无法继续进行后续的制作。

  比如《燃烧吧少年》,号称从几万少年中选出了16人在节目中呈现。但三个月播出周期一过,真的有几个观众能记住他们?而没有产生爆点之后,节目也没有了下一季,这16位选手的偶像养成之路也就此终结了。

  再比如《蜜蜂少女队》《天生是优我》,在节目播出过后,她们真的成为偶像了吗?除了今年几位“优我少女”出现在《热血街舞团》中打了酱油,其他人的身影又何在?

  所以,在电视媒介追求“快准狠”与“偶像养成”理论上的“细水长流”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调和的矛盾。甚至再放大了说,互联网也同样存在这样的问题,因此这是中国“偶像养成”产业链的问题。

  而要解决这样的矛盾,除了需要有优秀的人才供应、优质的节目制作水准外,可能更需要的是后续的资源加持,后续的持续运营。

  就这点,从NINEPERCENT参加《快乐大本营》《奔跑吧2》的节目录制,从他们承接的广告代言以及巡演等方面来说,他们已经真正初具偶像男团的雏形。据悉《创造101》在选出“101女团”后也会对其进行2年的整体运营,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

  那么,《最优的我们》呢?这些男孩女孩们真的会在这里找到他们的未来吗?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