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综艺如何打破窠臼:亲子为底色,星素成主流    

  5月27日,《放开我北鼻》第三季开播,一开播就有大批网友追综,热度颇高。其实,亲子综艺一直是综艺里的常青树,自从2013年《爸爸去哪儿》引进,亲子节目就层出不穷,16年卫视“限童令”宣布后,亲子节目转战视频网站。如今,亲子类节目正在往更融合的方向走,亲子综艺的自我定位也在不断调整,综艺里的孩子、奶爸奶妈等角色只是成了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点缀,聚焦亲子社会,注入温情成了现在育儿节目的更深层诉求。

  亲子为底色,混搭做特色

  在亲子类节目,统观全局,还是可以看到不少的变化。

  亲子节目的关注视角进一步延展。除了将焦点拓展到隔代教育、二胎问题上,还将00后作为飞行嘉宾,引入节目,例如《放开我北鼻》第二季中,就有易烊千玺的加盟。可以看出,这些节目在以亲子节目为底色的同时,进一步创新。

  除此之外。亲子类节目也变得愈发混搭。

  聚焦隔代亲子的综艺也出现了。如芒果TV推出的明星爷爷和素人小孩隔代家长的《宝贝的新朋友》,将主角换成了爷爷和孩子,四位明星爷爷带着素人孩子完成任务。不仅是萌娃亲子节目,也是聚焦老年人的节目。

  《妈妈是超人》也是一档老牌亲子综艺,不同于《爸爸去哪儿》,该综艺除了把带娃主角换成了妈妈之外,也把拍摄地点从户外搬到了家里,真实捕捉亲子家庭氛围,再现原汁原味的育儿生活。

  北京卫视的《二胎时代》更贴近国情,让素人家的宝贝入住有着独生子女的明星家庭,记录在假定二胎的情境下,明星家庭和素人小孩之间发生的故事。

  节目设定更丰富,例如优酷《小手牵小狗》加入萌宠元素,将萌娃和萌宠组合在一起。

  生活体验类的慢综艺也融入了亲子综艺,如芒果TV《萌仔萌萌宅》 ,邀请明星夫妇,将体验生活和萌宠萌娃结合在一起。而《我们仨》则邀请沙溢和胡可这对明星夫妇常驻,以经营类的形式关注着孕妇群体。

  有些节目不再局限于家长的身份,纯粹的明星带娃的综艺也开始出现。

  芒果TV《萌师驾到》,就是以明星带领孩子组成萌师小分队,共同完成户外任务。

  这些混搭处理的方式,让亲子类节目可以触及到更广大的人群,也吸引到更多的用户。

  星素搭配成主流,明星角色地位转换

  近来,越来越常见节目组将素人和明星放在同等地位的角色里,消除星素差异。如腾讯视频《不可思议的妈妈》,就是档星素综艺,节目嘉宾是六组不同的母子,有单身妈妈何洁、多胎妈妈蒋丽莎,也有极具代表性的素人虎妈。

  深圳卫视《闪亮的爸爸》采用的是明星爸爸和素人萌娃的组合,第一季是潘玮柏等明星带娃,第二季则聚焦留守儿童,将综艺主题明星生活体验转化为明星帮扶,也有网友评论第二季的节目很有意义,但更像是支教。

  腾讯视频《放开我北鼻》也是鲜肉明星和素人小孩的育儿综艺,年轻的男嘉宾们扮演爸爸的角色带孩子。

  在节目中,明星的身份也发生了转换,不再是聚光灯下的焦点,甚至出现了明星服务,素人消费的情况。

  例如,今年三月,江苏卫视和爱奇艺联合推出了孕期真人秀《我们仨》,邀请胡可和沙溢经营“蜜孕小屋”,对前来度假的素人孕妇进行孕期服务。这既是育儿节目,也符合当下流行的经营类慢综艺。

  与此同时,也有纯素人亲子节目,如山东卫视的《上阵父子兵》,聚焦出现感情问题的素人父子,通过完成任务和主题,化解矛盾。

  在这明星地位转变的背后,显示的是星素结合的逐渐成熟,也彰显出亲子节目向现实贴近的诚意。亲子综艺形式的多样化,内容的丰富性,使它不再局限于明星真人秀的娱乐性,反而更普遍的反映社会情感内涵。

  深度贴合当下社会,聚焦儿童成长故事

  亲子综艺主题和形式雷同,那就可以在内容上多样化,主打做内容。选嘉宾很重要,《不可思议的妈妈》被网友评论节目形式无功无过,但是节目组选择的嘉宾都很讨人喜欢。这档星素结合的育儿节目,不止把明星放在重点,而是焦距不同家庭的微观生活,有单身妈妈何洁,多胎家庭叶一茜,也有95后的新晋家长。

  星素不能只流于表面,明星和素人的标签模糊化。节目不是素人和明星的差别,而是展示不同职业背景的家长带孩子的模式。

  做深度贴近社会综艺,以温情关注社会话题,注入文化内涵,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社会正能量。例如《闪亮的爸爸》里明星爸爸与留守孩子间的温情互动,让观众聚焦留守儿童这一群体;《宝贝的新朋友》里谢贤说自己一个人住,引发了网友聚焦空巢老人,尊老爱幼的讨论;《爸爸去哪儿》等旅游节目填入了地域文化特色。

  聚焦嘉宾成长故事。在亲子节目中,不止是孩子的成长,父母也在适应着身份转换。《放开我北鼻》里明星的成长,父子关系的逐步深入,都是故事的主线。观众想看的真人秀,就是看故事。

  转换视角,以孩子的眼光做综艺,而不是成人的视角。如《小手牵小狗》,网友评论道这才是真正的儿童节目。贴近孩子的心,品味童真。

  同时,制作方在录制的时候,也要根据嘉宾情况设定规则,尽量的保护嘉宾。对于参与节目的幼年嘉宾,他们的世界观还未成熟,有些节目组利用孩子炒作,可能对儿童造成心灵伤害。在户外节目中,也最好不要过分苛责嘉宾,例如《宝贝的新朋友》里,强度过大的任务对老人造成了负担。

  亲子节目仍需内容开发和形式创新,避免同质化。在亲子综N代和《了不起的孩子》等萌娃综艺的扎堆中,制作团队想要开创新的亲子综艺,更需要下苦功,虽然亲子综艺基数大,但在二胎开放之后,亲子综艺的受众群体和招商市场也在扩大,制作组应找到立意突破点,需要在市场立足的机会。

  艺术是对现实社会的反映,在二胎开放等国策背景下,亲子节目也在与时俱进,一档优秀的亲子综艺,应不止是娱乐逗笑,更该让观众产生积极的心灵共鸣,担负起弘扬正能量的文化义务。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