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看广告有钱拿,您还会嫌广告太多吗?    

  每当我们在网络上使用优酷、爱奇艺等观看视频时,要么我们观看30——90秒广告,要么我们付费购买会员去广告,否则,我们无法越过“广告”这道坎。广告收益是视频网站盈利的一个重要途径,也是很多广告主首选的物美价廉的广告投放方式,存在即合理。

  经典的视频,往往贴片广告会更多,我们不免会觉得“广告太多”。但是假如门户视频网站能换一种模式,让浏览视频的人看广告有钱拿,或许我们接受广告内容就会更主动一些。

  几周前,道琼斯传媒集团和新型浏览器公司 Brave 宣布合作,准备一起尝试着用区块链技术探索数字广告的可能性。

  为了测试 Brave 这款浏览器到底行不行,道琼斯拿出了集团旗下包括巴伦周刊、华尔街日报等媒体品牌做 “小白鼠” 。

  就算你不熟悉巴伦周刊,华尔街日报肯定听说过吧?道琼斯集团敢拿旗下主打媒体品牌给 Brave 做实验,可见其对 Brave 有多重视!

  Brave 这款新型浏览器到底新在哪里,让道琼斯格外看好呢?

  广告拦不拦截?这是个问题

  现在一打开网页,广告就铺天盖地来了,还有不少网页追踪器、cookies 等等。除了看着眼花缭乱很烦,而且加载这些东西还影响网速,严重影响上网体验。所有这些就一个目的:对你进行更精准的画像、以便给你推更精准的广告。

  嫌烦?于是就有了AdBlock 这件让网上广告显示不出来的神器。

  但是!AdBlock 有个问题:它让内容制造者失去了盈利模式。甘蔗没有两头甜,内容制造者盈利无非两种模式:要么没广告+付费订阅、要么免费订阅但有广告。鉴于很多读者对付费模式很不买账,不少内容平台都选择了 “免费但有广告” 这条路。

  这么看来,横空出世的 AdBlock 不就把人家的路给档了嘛?!所以很多内容平台不得不在察觉到用户用 AdBlock 后,一次一次地跳出弹窗,让用户把 AdBlock 关了:

  Techcrunch 弹窗信息:“你好!你还没关掉 Ad blocker?我们承诺只需几秒!”

  如果说以前广告主和内容平台头疼的是 “怎么才能吸引人看广告”,那现在他们更头疼的一件事则是:如何让大家别再用 Adblock 把网上广告一竿子打死了。

  一方面用户觉得广告很烦,另一方面,内容生产者又需要盈利。难道这个两难问题真的无解?

  Brave 或许提供了解决问题的一种可能。

  Brave:选看广告挣钱,你好我也好

  Brave 是一款能让你自己选拦截哪些广告的浏览器,它能把 “看不看广告” 的权利还给你。不想看广告?可以,但如果你选择看广告,你就可以通过观看 Brave 网络提供的清晰广告,来换取广告收益里的 15%!

  怎么样,你大概没想到还能通过看广告挣钱吧?

  除了看广告能挣钱,Brave 还可以让你浏览网页的速度更快、更安全、更不被烦人的广告商追踪。

  而且 Brave 还能提高网速!用 Brave 浏览器能提高你网速的2倍(电脑) 到 4倍 (手机)—— 毕竟不用加载广告了嘛。

  那为什么要用区块链技术呢?三个原因:

  1、 用数字货币结算。Brave 一开始用的是比特币,但为了使微小额支付更便利,现在已经改用自己的通证 BAT(Basic Attention Token,不是百度阿里腾讯哈),用户可以在 YouTube 或 Twitch 上打赏。

  2、 区块链技术能保护广告浏览者隐私。Brave 使用分布式账本技术 —— 而不是中心化的数据库 —— 来保存用户浏览的数据,以此保护用户隐私。

  3 、杜绝广告浏览量作假。一支广告贵不贵,取决于多少人能看到它。浏览量越高、广告越贵、广告商付的钱也就越多。

  微信在纽约时代广场广告(图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

  于是,有人就动了 “用机器人刷广告流量” 的歪脑筋。而 Brave 就能发现哪些浏览量是机器人程序刷出来的,避免欺诈行为,而且比现有方式成本低。

  和 “传统” 浏览器相比,Brave 好用不?

  和 Opera、Chrome 一样,Brave 浏览器也是在 Chromium 的基础上开发的。它和 Chrome 等其他主流浏览器最大的区别,恐怕就是 Brave 把用户安全这件事看得很重。除了广告,Brave 还能拦截网页追踪器、不必需的 cookies、钓鱼软件及诈骗软件。

  当然,Brave 也有不太方便的一面,比如在 Brave 浏览器上能添加的插件数量很有限,而且很多插件不和 Brave 浏览器兼容。如果你喜欢用 Chrome 或其他浏览器上的一些插件、而它们在 Brave 上又不能用,就会不大方便。

  Brave 创始团队也非常值得一提。Brave 的 CEO 叫 Brendan Eich,是 JavaScript 发明者、还是 Mozilla 的联合创始人,也曾经在火狐工作 —— 都是浏览器。看来 Brave 的点子也来自于他之前的工作经历。

  或许这也解释了 Brave 的迅速发展。作为一家非常年轻的公司,仅几年时间,Brave 就已经有了 200-300 万用户,发展非常迅速。正是看上了 Brave 的发展速度、和 “为数字出版商和广告商提供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道琼斯这样的传统媒体集团才愿意和 Brave 合作。

  不过 Brave 一路走来还挺坎坷的。毕竟动了别人的蛋糕,Brave 一度还遭到了报业集团成员的群起而攻之。

  手撕传统媒体

  我们刚才提到,像纽约时报之类的传统媒体,主要就两种盈利方式:付费阅读或广告。而 Brave 作为一个浏览器,用的是人家的内容(用户用 Brave 的浏览器,访问纽约时报或其他媒体网站),却通过让客户 “选看广告、换比特币” 的方式,以此和广告商分成,把原属于传统媒体赖以生存的广告收入全拦下来给自己了。

  要知道,一直以来广告费用基本全被内容平台(纽约时报等)拿走了,而在 Brave 的商业模式下,变成 “内容平台拿 55%,广告合作伙伴、愿意看广告的吃瓜群众、Brave 各拿 15%”。

  内容平台顿时坐不住了:老子自己辛苦雇人写内容放到网上,Brave 一个浏览器却在别人浏览我的内容时把我的钱赚走了?!忍不了啊忍不了!

  于是 2016 年上半年,美国报业协会的17名成员 —— 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等多家美国龙头媒体 —— 联合起来给 Brave 写了封警告信,说得很不客气:

  “你们计划使用我们的内容来销售你们的广告,这与盗窃我们的内容、再发布在你们自己的网站上没有任何区别!”

  Brave 回复得倒是相当淡定:

  首先,你们误会 Brave 啦!Brave 不是你们美国报业协会的敌人,我们是来提供解决方案了不是?这个弄好了能三赢:用户更爱看广告、广告商投放的广告更有效果、你们内容产生者也能有更好的收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么广告肆虐、要么广告全被屏蔽,你们颗粒无收。我们帮你们从已经完全封锁广告的人群中恢复了一部分收入,就不需要你感谢我们了。

  第二,我们做的只是浏览器,和火狐、Chrome 之类的是一个意思,浏览器并不会把内容 “翻版” 到其他网站或计算机上,所以我们没有 “偷” 你们的内容。

  传统媒体这封让 Brave 停止开发的恐吓信,似乎并没什么作用。在恐吓信发出的仅仅几个月后,Brave 就获得了一笔 450 万美元的融资;随后,Brave 又和钱包商 BitGo、以及 Coinbase 合作,一步一步实现 “看广告有钱拿” 的想法。 如今 Brave 与道琼斯集团合作,或许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与传统媒体的和解。

  敢 “截胡” 谷歌的 Brave,的确够勇敢

  为什么区块链和在线广告行业结合得很好呢?为了搞清这个问题的答案,小探采访了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 Judy Yan。两年多前区块链还没那么火爆时,Judy 就投资了 Brave。

  Judy 告诉小探,目前在线广告业中欺诈行为(比如刷广告点击量)比较多,广告主也不知道哪个点击真实有效、哪个点击是虚假的。再加上每笔虚假点击广告的欺诈金额又很小,所以传统方式一个一个去查哪个点击是虚假点击,成本就会非常高,得不偿失。

  而区块链不可篡改的特性,使其对 “虚假点击” 有天然的免疫力。不仅如此,区块链技术解决欺诈问题的成本比传统方式低很多,正适合广告行业。

  话说回来,其实所有后端能做 consolidation 的领域,都能和区块链结合得比较好,那为什么现在“广告+区块链” 走在前面,而保险、支付、银行之类被广泛认为会和区块链技术切合得很好的领域,反而没有一马当先呢?

  Judy 解释道,这是因为广告行业与金融等领域相比,切口相对小,试错成本相对低,无疑是更好的 “区块链试验田”。

  而 Judy 决定投给 Brave,正是看中了 Brave 不同寻常的创新方式。

  在大多数公司都走 “技术创新在前、商业模式创新在后” 的既定路线时,Brave 却想直接颠覆现有玩家的商业模式、再用区块链作为其技术支持。而且这个现有玩家不是别人,正是谷歌!

  谷歌的市场规模无需多言。这就是为什么虽然两年前投给 Brave 时,后者整个模式还在探索阶段,但 Judy 考虑到其一旦成功、市场巨大,再加上切口相对小,因此还是给 Brave 投出了信任票。

  要想颠覆谷歌,我们就得先聊聊谷歌是怎么颠覆别人、达到今天的成就的。Judy 把谷歌的创新分成了两类:

  一、 技术创新。

  二、商业模式创新。

  在线广告原来市场其实并没有那么大,是谷歌一手把在线广告市场变成了可盈利的模式。谷歌的网页排名(page rank)让定制化的信息内容进行点对点传播(P2P)成为可能,而在此基础上的谷歌广告,则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如果说谷歌的顺序是 “先有技术、再创新商业模式” ,那 Brave 这种 “上来就直接颠覆人家商业模式、然后再用区块链技术支持” 的顺序比较少见。换句话说,Brave 是生产关系的创新,而区块链技术使其成为可能性。

  那么,我们会跟着 Brave 进入 “后谷歌时代” 吗?

  小探认为,这还很难说。目前 Brave 仍面对很多挑战,但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 “谷歌之外的可能性”、一种完全崭新、前所未见的商业模式,这还是很让人激动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