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不力挽狂澜,电视媒体将“大台空巢”    

  行业周期是永恒不变的经济规律。按新兴的行业周期理论描述(四大阶段):

  在产业起步期,应以“市场开发驱动”促进产业的发展,传统媒体走向市场化的过程就是媒体发展的起步期,这一时期典型的媒体代表是安徽电视台;

  在产业发展期,应以“产品创新驱动”促进产业的发展,这一时期典型的媒体代表是湖南电视台;

  在产业成熟期,应以“技术创新驱动”促进产业的发展,这一时期典型的媒体代表是以新浪为代表的门户网站;

  在产业转型期,应以“平台创新驱动”促进产业的发展,这一时期典型的媒体代表是腾讯。

  为什么电视媒体今天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因为它们在“技术创新驱动”和“平台创新驱动”阶段,错失窗口期。人聚财聚,人散财散,这是媒体行业的一种人才效应,人才的快速流失,对电视媒体已产生严重问题。

  一、所有电视台昔日的工作场景

  在电视台大门前, 各路记者提着摄像机,上车的,下车的,人人健步如飞,行色匆匆。那紧张的工作气氛会感染着每个来电视台办事的人。这是过去的工作场景。

  在楼道内,行人如风,在配音房、编辑房、播出机房间,来往穿梭。每个员工手中不是拿着盒带,就是拿着记录本,要么就是提着摄像机器。这是过去的工作场景。

  在编辑机房内,人头攒动,各台机器都满负荷运转,每个人都在争分夺秒赶制节目。即使在晚上八九点,整个电视台大楼仍然灯火通明,进出电梯的人陆续不绝。这是过去的工作场景。

  那充满激情的岁月,是一代电视人永恒的记忆,工作不是一份职业,是一份事业。老电视人视作品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宁可人死也要保护好自己的素材,就是有生命的危险也要报道真相。这就是过去电视人的职业品质。

  二、部分电视台今日的工作场景

  在大楼门前,安静,很安静,门可罗雀,往日的人流不见踪影。在楼道内,安静,很安静,匆匆的踪影已无法寻觅。下班后,整个大楼一片寂静,很多楼层空无一人。

  已到早上九点,一手提着早餐,一手吃拿包子,拖着简易的凉拖,穿着遍身带洞的牛仔服,红指艳妆,慢悠悠地走进电梯,开始了当代电视人一天的慢生活。不到十分钟,就有快递小哥的电话,请来拿快速。还没到中午下班时间,台领导的专车早已等候在楼下,主人一到,司机用标准化的动作打开车门,领导闪身入座,疾速而走。

  当电视媒体在大会小会上高喊,媒体需要转型时,依靠多年沉积下来的优秀人才,正在一天天的告别电视台,去寻找自己的职业方向。当电视媒体在大会小会上高喊,媒体需要弯道超车时,在电视台全身心干活的人越来越少,人浮于事已成为一种工作氛围,一种相互传染的职业状态。

  一位老制片诉说,原先在录制节目前,从灯具到各种道具,都要清擦数遍,惟恐影响录制效果;而今天录制节目都是草草开始,草草收场,领导不看剧本就审片,让你精心创新的情节一刀剪掉。好的创新思想,得到认可难,推动执行难,大家的心思很难聚集在努力工作上面。

  三、电视媒体应朝哪个方向去?

  此处难留人,自有留人处。优秀的节目人员,优秀的创意人员在数年的观望后,不得不用脚进行投票。

  客观地说,在当前的电视台,已找不到顶级的创新大师、制作大师,这些人早已走了。没有了一流的人才如何制作出一流的节目?电视媒体不通过内容与新媒体竞争,还拿什么去与新媒体竞争?

  四、混日子成为一种无奈之举

  一些老电视人,希望在已寄身多年的电视台,能老有所依;对这些老电视人来说,认真工作,已是一种习惯,一种情怀。

  工作朝哪个方向去,思考朝哪个方向聚集,没有人说得清楚,说得明白。工作节奏越来越慢,把这些希望继续认真工作的人推到混日子和“无为而治”的边缘。

  五、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行情的剧烈变化,台领导和各部门领导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压力,下级汇报来的“好消息”都是生编硬造的“宽心丸”,真正的好消息没有。

  喜欢让领导宽心的员工,不停地给领导创造太平盛世的“好消息”,领导也好像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知己,这就是这几年一些不会干事的人屡屡提拔的重要原因。每提拔一波不能干事的人,同时也打击一波仍在积极干事的人。

  与其给别人做嫁衣,不如不干,如此几年的反复,群策群力干事业的氛围丧失殆尽。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这才是电视媒体真正的危机。

  六、电视台即将人去楼空

  颓废的工作环境,预期向下的未来行情,每月见少的工资,离开电视台还需要考虑吗?还需要做准备吗?一流的人才早已走了,二流的人才心也走了。一位入职没几年的小女生说,每月的工资自己都养不活,这个工作还怎么干?

  能走的已走的差不多了,还有一批人正在找出路,找下家,走只是早晚的事。会做节目的人快走光了,会做市场的人快走光,会做技术的人快走了,老骨干快走光了,青年人正准备走,电视台还会剩下哪些人呢?这离大台空巢还有多远呢?

  也许部分领导很自信地说,想来电视台的人多的是!这句话是对。关键是什么样的人会来,来的人能干什么事,来了会呆几天。如果把电视台打造成富二代的休养所,这一定不是电视媒体转型的方向。

  七、除力挽狂澜,电视媒体已无路可走

  2018年,是电视媒体关键、关键、非常关键的一年,除力挽狂澜,电视媒体已无路可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