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拥4000万粉丝火遍社交媒体,「一禅小和尚」能否通过长剧集、院线电影放大IP?    

  想必很多人都对这个天真可爱、奶声奶气的小和尚有印象,在条漫、动漫小视频和书里,他和师傅的对话总能让人心神恬静。

  36氪获悉,近日大禹动漫旗下国民IP「一禅小和尚」发布了一款心经礼盒,终于开启了电商业务。一禅团队在赚钱这件事上,表现得也很佛系了,此前几个月接一次广告,粉丝们都会码楼相告,表达类似妈妈般“我们一禅终于会赚钱了”的欣慰感。

  自2016年运营以来,一禅在全网积累了4000万+粉丝(其中抖音2458,微博345,微信311,QQ空间620万),视频累计播放在40亿以上,还获得了B站9.6分高分好评、豆瓣8.9分好评。出版物《一禅小和尚》第一版销量十几万册,第二版及外文版正在筹备中。

  关于一禅如何快速爆发获取大量粉丝,高成本制作的动漫IP如何变现等问题,36氪采访到了一禅所属母公司「大禹动漫」的总经理楚玉强。

  左起:老顽童爷爷、小夭、阿斗、一禅、乌咚、阿难

  一禅在短视频自媒体中,是个极其差异化的异类。

  它的定位和主流短视频自媒体完全不同,在美女和小鲜肉们唱跳、搞怪、美妆的内容中,一禅打中了中国人的归隐情节。用3D动漫小视频和禅机式心灵陪伴,在喧嚣的网络环境里,给粉丝们创造了一个远离尘嚣的田园牧歌式场景。

  在36氪看来,这是一禅IP成功的基石,也是它成本压力大、变现周期长的根因。

  据楚玉强介绍,一禅视频的内容制作成本每分钟4-5万元,当初选择3D动漫形式,首先考虑到内容是基于现实的,但很难找到和构想中的一禅、师傅形象、性格贴合的演员,而基于生活问题的禅理又不能过于二次元画风;另一方面,也出于对动漫产业的“低估”,楚玉强苦笑道“早知道3D动漫、文创IP做起来这么难,如果再选一次,真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选择这条路。”

  在商业化上,一禅主要依靠广告和即将开始的电商变现。但这对于每年千万级的成本投入而言,只是杯水车薪。

  究其原因,一方面一禅的内容属性过于贴近心灵,比较难和很多品牌结合。高昂的制作成本也让大批广告方望而却步。再者出于对羽毛的爱惜,一禅团队对广告、电商产品筛选非常谨慎。从市场来看,中国的动漫环境还没起来,品牌尚未形成动漫广告投放习惯。实际上,不仅动漫短视频难变现,大部分短视频创业团队都在亏损状态。

  一禅和师傅阿斗

  长远来看,塑造一禅小和尚这个IP,将其延展成长视频、TV剧集甚至院线电影才是大禹动漫真正的野心——从团队人员配置、制作成本不惜重金也能看出端倪。

  目前大禹动漫团队有70余人,其中有几个比较特别的团队配置,分别是:

  编剧团队中包括4名专门负责分析数据、分析用户心理的新媒体运营人员,他们总结用户反馈、指导剧本生产,确保每段影片都打中用户内心,占领观众心智。

  编剧团队一共10人左右,平均年龄30岁。自媒体向来是90后、85后的主场,为什么大禹动漫这么特别?楚玉强表示,这主要还是一禅「禅机+生活」的内容定位决定的,毕竟人生阅历的丰富程度和对人性的理解深度是成正比的。

  动漫制作团队中,多名主创曾参与过《大圣归来》、《小门神》、《龙之谷》等动画电影项目,用楚玉强的话说,他们现在制作动画小短片生动演绎了“杀鸡必用牛刀”。

  产能方面,刚开始1个月只能出一集,到现在借助自己研发的动漫引擎能做到两三天出一集、日更1-2条,产能和效率提高了数倍,年产能在200分钟左右。

  人民日报官微连续三天转载一禅视频

  但从相对零碎的对话式、片段式内容,到故事情节丰满、多角色互动的长剧集,大禹动漫还面临很多门槛。从市场表现上来看,中国动漫市场发展情况较不稳定,2012年-2016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9%,2017年动漫票房总量大幅下跌,同比下滑32.7%,相比于进口动画电影,国产动画依然是弱势群体,即便是好莱坞合作的国产动画片,也有票房惨淡的先例。

  放在大禹动漫动漫这里,除了技术实现、画面细节及美观程度的提升空间还很大,首先要考虑的可能是剧本、内容方面的问题。很难想象一禅小和尚这样沉静、波澜不兴的语言和情节风格,能孵化出剧情冲突感强、大开大合有张力的趣味性内容。

  一禅团队是第一批尝试从「社交媒体—视频网站—院线电影」这种动漫IP成长路径的创业团队,如何激发IP势能、在每一个过度环节形成有效转化,是没有经验可供借鉴的。

  此外,还有人才储备和磨合问题,母公司大禹此前并无长篇影视制作经验,动画制作牵扯非常多的制作环节,导演如何沟通创意部门和技术团队合作,用数据、算法、模型产出吸引人的画面等,这都需要团队长期实践进行经验总结,而且长、短视频之间的经验很难平移共享。

  楚玉强表示,现阶段面临的最大难题不是变现,而是招人。中国专业的动漫编剧很少,而短视频动画这种形态比较新,相对于长剧集,愿意尝试的人更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