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和抄袭正在杀死传媒业    

  报纸的式微和新媒体的崛起似乎是并行的。

  几年前,一个从事纸媒行业的朋友向我抱怨,自己辛辛苦苦写的一个深度报道,阅读者寥寥无几,商业网站拿过去改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就成了爆款,心里很不服气。

  这或许是许多报纸同仁在当年遭遇的共同困惑:自己的辛苦付出,最终却成就了不生产内容只是内容搬运工的第三方。

  再然后自媒体的崛起,更是将这种搬运变成了赤裸裸的抄袭。

  自媒体甚至创造了一种全新的新闻创作方式:无需外采,只要网上搜集整合就可以形成自己的“原创”内容,当然这也造就诸多乌龙新闻。太阳底下无新事——“马化腾回应《腾讯没有梦想》”的失实报道也是这种报道方式的必然结果。

  当搬运和抄袭成为内容生产捷径之后,哪还有什么人来费时费力做深度报道。于是我们的媒体忙着发布消息又忙着辟谣自己发布的消息,最终搬运内容的新媒体终于干掉了生产内容的传统媒体,我们见证了一家又一家报纸的消亡。

  如果说报纸的消失是时代的选择的话,那么抄袭和搬运无疑大大加速了这一进程。

  2.

  当大家争相争相搬运内容时,谁来生产内容?

  干掉了报纸后,自媒体们忽然间发现,好像没什么文章好搬运的了。

  于是一个新的写稿方式应时而生——“洗稿”,即从贴吧、微博、微信、门户里扒拉出300-500字,修改,再加上自己的“修饰”和“想象”,然后贴上三张图,取一个标题,发布。整个过程不超过10分钟。

  今年年初六神磊磊就发文指责多个大号涉嫌“洗稿”,即使如大号如咪蒙也身陷“洗稿门”的争议。

  但是这些洗稿乱象最后仍旧是不了了之,追责维权之路太艰辛。

  抄袭和搬运蔚然成风,严肃写作就成了奢侈品。于是乎《南方周末》《新京报》发表的深度报道总是会成为爆款。

  而在自媒体里有价值的文章则越来越少,多的是情绪的宣泄,少的是事实的描述。

  在自媒体十万+的狂欢中,我们迎来了一个只有观点没有事实的媒体环境。

  3.

  被搬运和抄袭的并不只是纸媒。

  当张一鸣在指责其他人搬运和抄袭的时候,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回头看看自己的头条视频是否尊重原创。

  在头条视频中,我们可以发现大量的视频洗稿,来自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以及国外视频网站的内容被发布者扒下来,将原作者的频道标识或者logo打上马赛克,放大画面遮掉原有的信息后就堂而皇之成为新的“原创内容”了。

  网上搜索短视频制作时,不乏大量的文章会指导你如何盗窃别人的内容而又能顺利通过平台的审核。

  抄袭和搬运者虽然可恨,但是内容制作者的遭遇却更让人心塞。

  一位电视台的记者朋友,在一个收视率较差的地面频道做新闻。每次都是兢兢业业跑新闻采新闻,但是平台乏力,收视欠佳。

  然后吊诡的事情发生了,某日他在看手机的时候居然发现自己做的新闻上了头条,视频下方讨论的热火朝天。点击率早已经破十万。

  只是这个视频依旧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在掐头去尾的剪辑和层层马赛克之后已经成为别人的原创视频。

  他告诉我,最开始的感受是愤怒,第一件事情想着要去维权,但是所谓的新闻报道没有版权注定让他的维权道路无法顺畅;冷静下来觉得莫名的悲哀,因为他意识到同样的内容,在自己的频道上无人问津,而在互联网分发平台上却取得了惊人的点播量。

  “我一直以为是内容出了问题,结果却是平台出了问题。”他无奈地对我说。

  4.

  与非法的抄袭相比更可怕的是合法搬运。

  合法的搬运有个更时髦的名称叫内容聚合,当下杀得有线电视丢盔弃甲的IPTV和OTT就是这一类型。

  与传统有线电视相比IPTV不仅搬运了各个电视台的直播频道,同时也汇聚了很多电视台的点播内容,这让他们具备了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不过IPTV本身并不生产内容,他们只是一个内容聚合平台。

  而且与有线电视和电视台血浓于水的关系相比,IPTV并不能完全算是电视台的产物,它的另一头绑着虎视眈眈的电信运营商。

  在三网融合的背景下,这些年IPTV发展的十分火爆,各省广电IPTV收入超过单一地面频道收入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

  一边IPTV如火如荼发展,一边电视台收视率不断下降,有线用户不断流失。

  不仅如此,IPTV对传统电视的依赖也正在逐渐减少,各省IPTV搬运本地电视台的内容越来越少、搬运视频网站的内容越来越多,当然这种搬运的成本也越来越高。

  这种本地化内容减少的现象究其根源,是因为大多数本地电视台已经无力制作除新闻外的的节目了。

  在强大的内容聚合平台和庞大的受众基数下,非一线传统电视台的内容是没什么议价能力的。

  IPTV的聚合(搬运)模式或许终将颠覆现有的电视格局。

  5.

  在急功近利的社会环境下,搬运和抄袭已经成为创新的毒瘤,我们似乎陷入了一直搬运和抄袭的怪圈之中。

  网络文学已经成为搬运和“致敬”的天堂,网络上甚至出现了自动写稿的机器,只要输入关键词就可以自动生成网络文学作品。

  网络剧面临的也是同样的问题,在爱奇艺举办的“网络发行价值再生,港片IP的破局重组”论坛上,王晶听完爱奇艺与奇树有鱼老总的PPT介绍后表示,“你们说的主题是致敬香港电影,在我看来这是网络电影集体盗窃香港IP”,随后愤然离席,一时舆论哗然。

  网综也好不到哪去,《这就是街舞》vs《热血街舞团》、《这就是铁甲》vs《机器人争霸》是不是一种孪生子的感觉?

  毋庸置疑,搬运和抄袭势必会对原创者造成极大的伤害,也必将影响整个行业的发展,如果搬运就能赚钱,谁还愿意去生产内容呢?如果“致敬”也能获得成功,谁还会想着去原创呢?当搬运和抄袭成为行业默认的潜规则后,消耗的必将是整个行业未来的发展前景。

  我们在文学上“互文”,我们在节目选题上“克隆”,我们在影视作品中“致敬”,我们在APP上“借鉴”,然后我们还要培养千名“乔布斯”。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