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产业,是如何走到如今环环掉链子的窘况?    

  整个五一档,如果要评选“劳模圈”,电影圈毫无疑问会当选。

  先是,《蒸发太平洋》状告星美“完胜”,时隔两年前,独立制片方状告发行公司的官司终于结束。

  后来,《后来的我们》因超高退票率引发业内极大反响,猫眼作为在线票务平台又出任电影的出品方和发行方,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而就在五一档刚刚结束,丁晟“奋勇出击”手撕光线,要求公开《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明细。虽然光线传媒火速回应,坚决拒绝,但依旧引发了各界的强烈关注。

  而此后,猫眼召开媒体恳谈会,对《后来的我们》退票进行进一步说明,并在5月4日晚上再度发出声明,并对电影票房和壹娱观察等微博大V、微信公众号发其诉讼。

  “吃瓜群众”还没坐稳,《香港大营救》上映,首日20%的上座率远超同档期精准对手,甚至比《后来的我们》上座率高出了近一倍。离奇上座率再度扒出出品方涉嫌非法集资的丑闻。

  五一劳动节的“劳模”当属电影制片、发行方和媒体之间的乱斗,五四青年节的“叛逆”当属吃瓜群众与灰色制作方的一次PK。在多起事件高密度爆发的背后,是巨头垄断市场、数据疑似造假、宣发灰色产业链、电影市场热钱涌入的惨烈“真相”。

  1、《香港大营救》离奇上座率,出品方竟是传销“出身”?

  作为一部主旋律商业片,《香港大营救》身上却丝毫闻不到“主流“的味道。主演阵容难带热度,出品方名单无一大牌,首日上映仅有2.5%的排片率,但却有着20%的超高上座率。不仅比同日开画的《巴霍巴利王2》高出近一倍,也远超《后来的我们》。

  但对于影迷来说,这样的离奇案件已经不足为奇。且不说《后来的我们》超高热度背后的真真假假,《坏爸爸》身上的诸多符号都在这部电影身上重现。

  据悉,《香港大营救》背后的出品方广东云联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出了名的“互联网”公司。出资6000万投拍电影,还让自家董事长及夫人出演。但这并非云联惠首次进军电影圈,此前曾偷拍了一部票房仅有几十万的小成本电影,公司董事长身兼数职。

  如今,《香港大营救》较大的投资算事公司的真正“开山之作”,自然受到了极大的重视。公司先是组织5000场包场,还在“自家系统”极力推广。

  这家出售阔绰的“互联网”公司,有则极为“辉煌”的简历。之前被全国多地监管部门定性为“涉嫌非法集资”,但却拥有数量可观的“云粉”。之前,云联惠的全返模式自称“财富永动机”,但却被频繁举报为网络传销,相关部门对此模式的认定也集中在非法传销和非法集资两个方面。

  今天,电影排片占比继续缩水至1.5%,但上座率仍然遥遥领先于同档期对手。但随着电影出品方“可疑”身份的曝光,这部电影的命运不知是否会和《坏爸爸》一样,被迫退映。

  2、丁晟撕光线,猫眼告媒体,究竟是谁的错?

  五一档结束开工的第一天,丁晟“如约而至”。一纸声明揭开了《英雄本色2018》的宣发疑云。丁晟表示,在影片的发行当中,片方的2700万宣发费以及1000万票补去向不明确,要求宣发方光线提供宣发明细。一时间整个行业再度炸锅。

  很快,光线传媒火速做出了回应,从简短的回复中,一方面表明了无需向“第三方”披露的强硬态度,还夹枪带棒的暗指电影票房不佳不能由宣发不利背锅。光线底气由来,在于《英雄本色2018》口碑不佳。

  对于光线的回复,丁晟在接受采访时表明了“不满”。认为:“这次的回复我不认,所以我还会再发声”。

  对于手撕宣发的情况,并不少见。2013年,熊欣欣执导、曾志伟监制并主演的《光辉岁月》票房惨淡,制片方痛批光线传媒宣发不作为,院线排片率低,导致影片输在了起跑线上。光线传媒则称,已经全力以赴,做到了仁至义尽。

  事实上,由于宣发过程中,很多花费属于隐形花费,很难落实到明细。例如发布会媒体的车马费,院线排片的红包,这些“潜规则”难以形成具有说服力的凭据供外界参考。

  另外,在互联网发行占据电影市场绝对主力后,很多发行费用更是无迹可寻。光线的“苦楚”并非没有道理。但《英雄本色2018》作为一部整体成本1.8亿的大制作,上映首日仅拿到11.2%的排片占比,最终单日票房不足1000万,累计票房仅为6000万出头,将其完全怪罪为质量不佳也十分牵强。

  此前,在多个公开场合,一些宣发负责人都明确表示,虽然目前口碑逆袭屡屡上演,好电影不会被市场埋没。但在目前的中国电影市场,90%的电影都需要宣发助力。让1000万电影卖到2000万,5000万电影票房破亿,是宣发的“使命”。

  很显然,《英雄本色2018》在宣发上的表现,难称合格。

  不过,丁晟手撕光线的特殊时间点,让不少同行认为,这是光线拯救猫眼于水火的“大义行为”。因为《后来的我们》超高退票率引发业内震动,猫眼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媒体过度解读,电影局约谈调查,影院不满抗议,让一度得意的在线票务平台第一次收到了责难。在几次声明未平息风波后,猫眼召开了媒体恳谈会。在会中,再次强调了退票当属“正常”范围,且疑似黄牛刷票。

  在5月4日晚,猫眼在微博上发布了官方声明,声明中明确指出,“这是一场对猫眼娱乐进行的有组织的舆论攻击”,“诬陷猫眼”,“严重误导”……并宣布对“电影票房”“壹娱观察”等知名大V或自媒体提起诉讼!

  公然指责猫眼刷票当然不妥,但猫眼难以说服外界对其退票的质疑,使用诉讼也难以平息纷乱。在种种“罗生门”背后,都是电影市场极度不规范的表现。

  3、大片抢预售,小片玩包场,2018年的600亿“兴奋剂”

  《后来的我们》超高的映前热度就引发了不少媒体的质疑,认为在五一档,这样一部缺乏足够号召力的爱情片,很难承载电影的曝光度。

  而随之而来的退票恰恰让这样的怀疑加深,在随后披露的种种声明中,退票的由来在于预售期超长,导致提前购票后因现实不便进行退票或改签。在目前的电影市场,预售大战已经愈演愈烈。

  尤其是今年的春节档,四大“种子选手”集体飙分,从线下推广到异业合作,春节档各大影片都通过多种渠道迅速为影片积累预售票房,这也是锁定前期排片极为有效的手段。

  而这一切的由来,在于如今票补受到了严格管控。大片想要迅速突围,就必须在预售上下足功夫,一方面推广电影的热度,引发观影热潮;另一方面给影院重组的信心,加大电影前期的排片量。

  猫眼公布的历史退票数据发现,预售极为明显的热门档期退票率均有明显的增长。且不论“预售大战”中,从海量票补到离奇热度的蜕变。对于影院来说,的确承载着极大的压力。

  对于中小成本的影片来说,在大片“预售大战”中其市场份额进一步缩水,在影片数量进一步增多的情况下,很难有较大的起色。

  《香港大营救》涉嫌非法集资的出品方早在3月初,包场套餐就已经在云联惠官网商城开启了预售。根据公告,有意向观影的“云粉”,可通过个人或组团形式前往所在城市就近的影院进行观影,单张票价为80-100元,而且温馨提示“此类商品属于特殊商品,一经售出确认,概不退换”。

  除了个人买票,还可以通过5000元包场套餐的形式承包各地影城。如果页面下的购买信息属实,《香港大营救》仅包场金额就超过了50万。在另一份通知中,云联惠对看电影进行了“包干责任制”,要求各片区安排电影观影,场次超过5000场,各市级代理公司下单观影5场以上,全部代理以及会员必须观看2-5次香港大营救,

  年初,《坏爸爸》凭借不到3%的排片却在工作日拿到了超过34%的超高上座率,即使在上线8天后在排片只有0.1%仍然保持了24.1%的上座率。背后,也是“大规模包场”所致。

  其实,何润东和陆毅主演的《英雄之战》票房自产自销,黄子韬主演的《游戏规则》与邮政达成深度合作,大量赠票,小片包场早已不再新鲜。

  头部内容集中化,档期热度集中化,均让两极都承载着极大的压力。因此,大片跑预售,小片盲包场。在难以坐实的情况下,电影市场依旧陶醉在一个又一个“小目标”当中。

  不过,4月电影首次累计票房仅为39.0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9.06亿元下跌25.8%,是近年来单月同比跌幅最大的一次。与此同时,今年四月份的观影人次也从去年同期的1.4亿下降到今年的1.14亿人次,下降了22.8%。

  尽管清明档和五一档一头一尾打底,但超长真空期让整个大盘都承载着极大的压力。

  如今,在负面新闻密集爆发的背后,不仅揭开了电影市场的“黑暗面”,也给“埋头苦干”的大盘提了一个醒。

最新评论
创意快报
热点文章
人才招聘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