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类广告主纷纷抛弃Twitter了    

  酒类广告主Bacardi和 Beefeater放弃Twitter营销阵地了。

  根据饮料专业营销机构YesMore的一项研究,在推特上排名前100位的烈酒和白酒广告主的账户中,超过42%在过去一个月里没有任何更新。报告显示,近32%的受调查广告主在过去三个月内没有发帖, 21%在一年或更长时间内没有发布。

  看看他们各自的Twitter官方账号就能证明这一点。Beefeater的全球官方账户最后一次发推时间是在2017年3月20日,而Bacardi, Grey Goose, Smirnoff Europe 和 Baileys的官方账户,自今年初至今,均发布不超过3次。

  YesMore的新客户总监Tom Harvey表示,虽然一些品牌已经跳槽到其他平台,或者干脆将在线营销的工作重点从社交媒体转到其他媒体上,但报告发现,许多品牌“很决绝”地离开了,并没有向粉丝们留下只言片语,比如说告诉粉丝在其他地方找到自己等等。他说,广告主“只是被平台海量内容淹没了”。他补充说,“让实习生随便发发推来做社媒营销的日子早已过去了。”

  毫无疑问,Twitter是最有效的客户服务平台,但一直以来,酒类品牌对Twitter作为核心营销平台还是持相当谨慎的态度。一个关键原因是目标群体年龄是否合适的问题。AnalogFolk的高级社媒策略师Mike Harris认为,如果考虑到社交平台上的年轻人群为主的话,Twitter并不是一个针对酒类做营销的创新平台。

  不过诸如Diageo这类广告主似乎还是为旗下的诸如Johnnie Walker和 Captain Morgan等大品牌保留了在Twitter上的预算,它仍然会更新一些信息,同时逐步减少不太知名品牌的推广。

  举例来说,Diageo旗下的Haig Club最后一次发推是在3月29号,但是它在Instagram 和Facebook上却是在不间断更新,甚至还在这两个平台上发布了和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贝克汉姆一起制作的原生内容。一年的时间里,它的Twitter官方账号粉丝总量有7100个,增加了379个。

  相比之下,市场研究公司IRI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最受欢迎的15种烈酒中,Twitter的大部分账户都断更了。其中5种酒-- Smirnoff, Crown Royal whisky, Svedka vodka, Skyy Vodka 和 Grey Goose自今年2月份或早些时候起就没有更新过。

  对于像Smirnoff这样的酒品牌面临的另一个挑战是,它们没法更快更好地应对社交媒体,比如他们发在Twitter内容都显得老套而过时。从另一方面,发在Instagram上的内容的针对性也没有那么强。所以对他们来说,其实应该多花点时间和精力来考虑,怎么针对不同的媒体平台制作更有针对性的不同的内容。

  尽管Twitter更多地被视为一种客户服务渠道,而不是直接转化的电商平台,但一些广告主开始重新考虑这家社交网络的角色。“从广告的角度来看,我们看到(酒品牌)更加重视付费媒体,”iOutlook的付费社交客户总监Catherine Cappell说,“这意味着他们会看到不同的营销效果。”

最新评论
创意快报
热点文章
人才招聘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