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思力大中华前任CEO Faith Brewitt(费伟丽)状告母公司阳狮集团性别歧视    

  明思力大中华区前任首席执行官Faith Brewitt(费伟丽)将阳狮告上法庭,表示集团没有提供让她开展工作的基本工具。

  Faith Brewitt(费伟丽)是阳狮集团旗下明思力集团大中华区前任CEO,2016年6月14日上任,12月9日被解雇。日前,她已经向上海市仲裁委员会上告,表示她在公司工作的短暂时期内始终遭受无处不在的性别歧视。

  Brewitt的代理律师——北京Leaf Legal事务所的Gregory Louvel——在案件申诉中简要描述了Brewitt上任后面对的情况:

  “Brewitt女士上任当日没有办公室,没有电脑,也没有行政支持。也就是,对于她的上任,公司没有任何准备,这是因为当地人事负责人Nadia Pan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她将要上任。去年12月明思力集团私下解雇Brewitt女士时,没有给出任何实质性的理由。这一解聘行为是不公平的,也是严重违反中国法律的。Brewitt女士所遭受的待遇(同时也考虑到明思力集团过去其他女性高管遭受的待遇)让我们严重怀疑明思力集团存在性别歧视问题。”

  在接受本刊采访时,Brewitt对指控进行了补充。她表示,从第一天开始,她就受到了与同级男性员工不一样的待遇,她称,被高层会议拒之门外,也没有完成工作所需的基本工具。

  她说:“前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没有办公室也没有电脑。前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不能访问公司服务器。前四个月的时间里,公司的区域总裁拒绝让我参加任何全球会议,这个男人显然感觉我对他构成了威胁。我一直没有个人助理,而其他的男性从第一天开始就有个人助理。我在所有方面都不受重视。”

  现年46岁的Brewitt在采访中并没有指出上述“区域总裁”是谁。但其上诉文件中有指出,在商议工作细节时,现任亚洲、上海和中国区总裁Glenn Osaki“被加入她工作汇报的上级名单中。。。这是违背她个人意愿的”。

  她表示,她于12月被解雇的理由是她“没能带来收入”。对此,她提出反对:“在我工作的六个月期间,中国地区的效益始终不错”。整体而言,总部在巴黎的阳狮集团在第三季度的亚洲收入没有增长或下降。

  明思力集团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否认解聘Brewitt与性别歧视有关,并表示该集团有启用女性高管的良好历史。

  声明表示:“我们公司明确规定不讨论某一位特定员工的离职情况。但是,我们对Brewitt女士的描述表示强烈反对,也会积极应对她的指控。明思力集团始终致力于平等、公正地对待和尊敬全球所有员工,也始终致力于维持符合法规规范、无任何歧视的正确工作规范。”

  Brewitt回忆,其实明思力集团于2015年就开始招募她加盟。当时,其全球CEO Guillaume Herbette请求她帮助管理华为全球公关业务比稿。这是因为Brewitt曾在2000年左右在福莱国际传播咨询公司担任区域技术总监时与华为有过合作。(2016年1月,华为在比稿后选择了奥美公关和伟达公关)。

  去年年初,Herbette邀请她去巴黎对她“苦苦相邀”,最终为她创建了一个大中华区CEO的新职位,负责管理中国内地、香港地区和台北总共四个办公室。当时她一直在经营自己的公益事业营销机构Have Faith In Your Brand,而在接受Herbette的工作邀请后,她从北京搬家至了上海。

  她介绍说,当时立下的主要工作目标是与阳狮传播集团旗下各姐妹公司(李奥贝纳、阳狮、盛世长城)的其他CEO一起整合服务,推动Power of One战略,联合参与比稿。

  但是Brewitt反馈,从她来到上海的第一天起就立即感到自己并不受欢迎,公司还找来了三位男性来承担她的具体工作。她说:“北京办公室招聘了一位男性,香港办公室提拔了一位男性,而且他们还告诉我台湾办公室的事情也‘不用我担心’。但是,不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我的头衔和职责都没有改变。”

  她还表示,自己向Herbette反应了情况,但后者无能力也不愿意帮忙。“那位区域总裁(Glenn Osaki)实际上就成了我的上司。我加入的时候不认为他是我的上司,但后来他成为了我工作最大的阻碍。”

  Brewitt投诉,与同级男性高管对比,公司对待她的方式非常粗暴,这让她相信自己所描述的不公平待遇都源自性别歧视。她说:“与我同级的男性高管,不论是中国的还是其他地方的,一直以来都有着不同的待遇,而且资源、时间以及所受到的尊敬都更多。她以明思力美国区CEO Ron Guirguis为例,后者2015年9月加入,目的是“挽救危机边缘的企业,而且的确让企业有所转机。但是,这一过程他用了16个月。前三个月他到处参观去‘倾听和学习’,而且他还大量裁员,还有很多高级员工离职,很多客户离开,公司架构也大幅改变。”

  “但是他们只给了我六个月时间做出改变,事实上如果算上我的‘倾听和学习’阶段,实际只有三个月,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能做出任何事情,特别是当你在尽力保留成功的业务并想办法整顿不成功的业务时。”

  她同时指出,在被解雇之时公司并没有给予她任何赔偿,在提出诉讼之前,她的律师试图联系阳狮六周都未成功。

  这并不是近年来阳狮和明思力集团首次被指性别歧视。2015年,集团遭到100多名女性员工的集体诉讼,指控不平等待遇,包括工资、晋升机会和其他机会。指控还针对明思力集团前美国总裁Jim Tsokanos,认为他在办公室环境中大量使用性别歧视语言。明思力集团花了300万美元庭外和解,但并没有承认过错。

  去年,盛世长城主席Kevin Roberts在接受美国杂志《Business Insider》采访时表示,关于性别平等的“The fucking debate is over”(这他妈的讨论已经结束了),并暗示女性本来就没有什么志向。Roberts在此事件后已离职。

  在前文所述的电子邮件声明中,明思力集团表示我们“在大中华区是性别平等的典范”,33个高管职位中有25个由女性担任。他们还举例说明问题,比如“通过Viva Women这样的项目培养和锻炼全球女性管理者;赞助女性论坛(Women's Forum),这一论坛的目的就是推动性别平等,帮助女性应对社会挑战。”

  Brewitt曾效力过的机构包括福莱国际传播咨询公司、爱德曼公关和伟达公关,过去23年一直在中国和亚洲。

  在中国,在仲裁案件宣判之前,其内容以及过程并不能对外公开。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