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行业首现人才负增长,新媒体薪酬领先传统媒体15.8%    

  随着前沿技术的入场和读者阅读习惯的变迁,过去两年,媒体行业从内容制作、渠道分发到盈利方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

  近日,根据平台用户行为大数据,BOSS直聘与今日头条联合发布了《价值升级与技术革命——2016年媒体内容与从业者生态报告》。

  该报告的主要结论

  内容创业爆发,自媒体告别单兵作战,媒体机构希求借移动端和新分发模式转型,互联网公司集体切入内容领域,媒体边界日益模糊。移动端+短视频+直播成为新的内容赛道。

  一线城市仍是媒体人最佳从业地点,但目前媒体人薪酬水平和增长空间有限,月薪万元以下占多数。

  互联网行业正疯狂抢夺媒体相关专业的应届毕业生。同时,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人才之战在2016年持续深入,在人才的学历、资历、岗位结构、薪酬水平和稳定性五大维度上形成了正面对抗,抢人激烈程度达到新高。

  2016年,媒体行业首次出现人才净流出现象,媒体人跳槽的期望薪资低于市场价,新媒体整体薪酬领先传统媒体15.8%

  机器学习、视觉算法等“智媒”技术远未渗透媒体行业,专业媒体人在人性洞察、规则制定和拓展信息外延等方面能够发挥的价值无可替代,将与AI共同塑造新的生态。

媒体边界日益模糊,移动端内容爆发式增长

  今日头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是内容创业的集中爆发期。以今日头条平台为例,独立的个人与机构自媒体账户数量激增,到三季度结束,头条号账户总数已经达到30万。

  与此同时,传统媒体机构也加入了这场内容分发模式的升级浪潮,从界面新闻到上游新闻,传统媒体集团在继续斥重金打造自有新闻客户端的同时,也希求在新的平台上继续瓜分用户在移动端的注意力,并打造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子频道(新京报“剥洋葱”、北京日报“长安街知事”、人民日报海外版“侠客岛”等),以“另一幅面孔”来争夺读者。

  2016年,更多自媒体人获得融资,组建了团队,直接推动了相关职位量的迅猛增长。也是在2016年,更多互联网公司将内容生产视为品牌打造的新手段,纷纷组建专职内容团队,开发自身的媒体属性,打造传播爆款,“媒体的边界”愈发模糊。

  2016年是短视频和直播的爆发年。4G网络的进一步普及和流量费用的降低,为图片和视频内容的迅猛爆发提供了土壤。以今日头条为例,今年前三季度平台内容的日均阅读量从7亿翻到20亿;仅在上半年,视频和图片内容阅读量分别增长了160.56%和148.71%。

  值得一提的是,播放量增长迅速的时尚、财经和教育类内容,其视频内容比例仍然很低,然而这些领域恰恰存在着巨大的视频内容制作空间。

  报告发现,2016年引发全民围观和热烈讨论的前三大话题分别是美国大选、双十一和魏则西事件。跨越严肃政治、生活服务与社会新闻三个领域,如今能够引发海量关注的现象级话题,需要有清晰的情感共鸣和传播锚点,从而迅速带动网状传播。

  在今年的双十一事件传播中,阿里巴巴在预热H5,虚拟购物页面等多个环节应用了VR技术。互联网科技巨头正在用前沿技术切入媒体生态,同时挤压着传统媒体机构的转型空间。媒介与信息的进化与融合,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着;玩家的身份,也从未如此多元。

  媒体人多数月薪不过万,偏爱北上广深杭BOSS直聘的数据显示,北京、上海、深圳是媒体行业平均月薪最高的3个城市,分别为1.011万元,9570元和9280元。

  而整体来看,媒体从业者中,月薪万元以下的占多数,且存在薪酬增长“长期停滞”的状况。媒体行业的薪酬结构呈典型的偏分态分布,5000~6000元区间包括了49.6%的媒体从业者。

  报告发现,媒体从业者的薪酬水平与学历和工作经验呈正相关。然而整体薪资增长速度较慢,需积累到5年才出现一个明显的增长台阶。目前,资深媒体人月收入的“天花板水平”在两万元左右。

  媒体从业者的地域分布上,一线城市仍占绝对主导地位,从业者在总量中达到71.74%。其中,来自北京的媒体从业者占到53%。二线或“新一线”城市中,杭州成为媒体人最青睐的城市。

  媒体行业首次出现人才负增长互联网行业几无悬念地成为近五年中媒体人跳槽的首选,2016年选择跳槽互联网行业的媒体人相较2012年增加了10%。数据显示,77%的媒体人转型互联网行业后从事了内容、公关和市场类岗位。

  薪资也是从业者跳出传统媒体的一个重要原因。BOSS直聘的薪酬回报率回归模型显示,媒体从业者转型进入互联网行业后最多从事的是运营类岗位,其工作经验带来的薪酬回报率为14.6%,即每增加一年工作经验可以获得14.6%的薪酬增幅,这一数字比传统媒体行业高出6个百分点。

  但媒体行业的高级人才(以主笔、首席记者、编委、副主编、主编为代表)仅有33%在转入互联网行业后能够实现无缝的“职级平移”,大部分人由于缺乏互联网行业实操经验,跳槽时很难一步到位,往往需要被迫降级,经历一个新技能学习的过渡期。

  与此同时,媒体相关专业毕业生对互联网行业的向往比例在逐年迅速递升,2016年的比例已经达到了2012年的两倍。

  BOSS直聘的数据发现,记者普遍面临跳槽和跨行的焦虑,找工作的记者普遍“低估”了自己的身价。过去12个月中,“记者”这一媒体核心岗位求职者的期望薪酬平均值为7300元,中位值为6500元,均低于市场价1000元左右,直到2016年11月才有所反转。这种现象,在各行业中都比较罕见。

  报告还发现,相较传统媒体,在近两年快速发展的新媒体更有“英雄不问出身”的气质。新媒体类求职者中,本科及以上学历从业人员占到66.85%;而传统媒体行业本科及以上学历从业人员达到89.73%。2016年,传统媒体从业者中,应届生比例远远高于新媒体,除10年以上的资深从业者比例高于新媒体外,3~10年的中坚从业者比例均低于新媒体。

  但与学历分布相悖的是,2016年,新媒体领域的整体薪酬比传统媒体高15.8%。

  BOSS直聘的研究显示,技术开发与视觉设计类人才在传统媒体中的岗位占比,从2010年起,6年间翻了一番。传统媒体对技术岗位的需求日益增大,薪资却低于新媒体和互联网平均水平。

  前端、后端与移动端基础开发岗位目前是媒体行业的主要技术组成,媒体行业整体尚处在Web多媒体与客户端时代。而互联网行业在2016年进入了数据技术爆发期,以其代表岗位Hadoop工程师(大数据分布式计算)为例,媒体行业中鲜见相关岗位,薪资与吸引力均毫无竞争力。

  目前媒体行业集中招聘的技术岗位以基础开发职能为主,机器学习、视觉算法、数据挖掘等“革命性技术”远未形成规模。与此同时,互联网科技巨头正不断增加资金和前沿技术切入内容生产领域,媒体机构面临着技术实力和人才储备被双重边缘化的窘境。

  然而“技术的革新”才刚刚开始,专业媒体人在现场取材、人性洞察、规则制定和拓展信息外延等方面能够发挥的价值无可替代,将与AI(人工智能)共同塑造新的媒体生态。传统媒体的转型,核心是生产方式与从业者技能的升级,渠道的变迁是过程,而非结果。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