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新闻:从默默发酵到全球爆炸    

  德国

  德国的政治主流对日益增长的假新闻可能影响到明年秋天的联邦选举而愈发担心。假新闻以及俄罗斯的介入——不管是通过黑客,还是误导,还是假新闻的作用——都被视为对民主进程构成严峻威胁,尤其是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后。

  之前流传过的谣言,比如默克尔曾为德国秘密警察史塔西(Stasi)工作,或者她是阿道夫•希特勒的女儿,都表明了德国人其实十分容易受到虚假信息的干扰。

  德国迄今闹得最凶的假新闻是今年早些时候,有称13岁的俄罗斯裔女孩丽莎•F在柏林遭到中东难民强奸。俄罗斯和德国媒体广泛报道了这则故事,个个都是言之凿凿的样子,说她是在上学路上被诱拐的,随后遭到轮奸。柏林警察局长很快指出这是胡编乱造的。根据柏林公检院的说法,女孩和她认识的人们相处了30小时,医学检查也证明她根本就没有被强奸。

  不过,此事在社交媒体和俄罗斯的新闻网站上已被传得沸沸扬扬,数百人走上街头,与极右翼和反伊斯兰团体一起抗议女孩受到的“袭击”。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甚至谴责默克尔政府“藏藏掖掖”,从而引发了柏林怀疑是不是克林姆林宫故意要挑起事端。

  有一种假设是,此事是从一群俄罗斯人那儿最先流传出来的,试图给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捣乱。由于默克尔在乌克兰事务上的强硬取态,她被俄罗斯视为主要敌人。据说,他们的最终目标是要动摇她在国内的地位。稍早一些时候,默克尔刚宣布将争取在政府内的第四个任期。

  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主要负责国内安全情报工作)主席汉斯-乔治•马森在接受《明镜》周刊访问时,谴责俄罗斯使用KGB式的做法来误导公众。

  11月底,默克尔在联邦议院就此表示:“现在,我们有假新闻网站,有机器人网站,有钓鱼网站——它们都可以不停复制信息,不断用算法加强它们的观点,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应对它们。”

  与此同时,假新闻正在邻国奥地利传播。在11月的总统竞选中,两位候选人都未能幸免于难。最令人咋舌的,是针对绿党背景的独立候选人亚历山大•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的攻击。他的对手试图散布谣言,说他患上了失智症,正病入膏盲。

  法国

  过去10年,法国民众浏览极端保守主义网站、博客和社交媒体的数量激增。这些网站,在法国被称为fachosphère——“facho”是“法西斯主义”的行话。它们推崇反移民、本土主义以及极端民族主义的观点,主要是独立运作,很少受到政治党派的资助。不过无论是极右翼观点,还是极左翼观点,它们都迎合了公众对传统媒体的普遍不信任。

  法国《世界报》(Le Monde)事实核查部负责人塞缪尔•劳伦特(Samuel Larrent)说:“在法国,目前并不像美国大量存在完全靠编新闻卖广告赚钱的现象。”不过他认为,尤其在选举期间,操纵和扭曲新闻的案例正在增多。

  举个例子,在最近的法国总统大选初选中,事实核查部门留意到中右翼候选人阿拉•朱佩(Alain Juppé)被指与穆斯林兄弟会有牵扯的说法。这一直可以追溯到2014年的地方选举,一家极右翼评论网站散布恶意扭曲的故事,谴责朱佩想要在他担任市长的波尔多市建造一座清真寺。故事不断发酵,更是在初选中被添油加醋,朱佩甚至被刻画成与穆兄会有染的“阿里•朱佩”。他本人称,“一场下作的竞选活动”正围绕他展开。

  劳伦特认为:“(明天春天)的总统大选中,我们很必要感到忧虑。”明年1月,总统大选拉开帷幕之际,《世界报》的事实核查部将启动一项数据库,其中会列出一些自称是做新闻但行迹十分可疑的网站。

  不久前的巴黎恐怖袭击也遭到了阴谋论和扭曲,包括今年夏天有报道指出,去年11月在巴塔克兰(Bataclan)剧院射杀了观看摇滚演出的90名遇难者的凶手遭到肢解。这些报道援引了一部分关于袭击的国会质询上的证据,而没有交代官员已经否认此事。

  在法国,另外一拨假新闻网站主要关注的是堕胎。法国国会下议院已经通过了政府的计划,将取缔把自己伪装成中立官方网站的虚假堕胎信息网。它们常常列出免费的援助热线,不过根据政府的说法,致力的却是反堕胎的宣传,竭力劝阻女性不要终止妊娠。

  法国家庭及妇女事务部部长洛朗丝•罗西涅尔(Laurence Rossignol)在12月1日告诉国会,法国的反堕胎组织正建立“看起来中立和客观”的网站,他们拷贝政府官方网站,却“故意蒙骗女性”。她表示,这些网站往往会公布求助热线,背后运作的主要是“没有接受过培训的反堕胎积极分子,他们试图令唤女性的内疚心理,从而阻止她们堕胎。”

  缅甸

  我的一位缅甸朋友最近这么说:以前,人们总是去茶馆听新闻。现在,大家都看Facebook了。

  结束了几十年的军事专政,自2014年电信改革以来,缅甸的5100万人口正迅速转向互联网。他们跳过了拨号上网,跳过了台式机,直接用上了手机和社交媒体。对相当一部分人而言,Facebook就是网络的同义词。

  各种声音史无前例地寻找着出口,这使网络生活充满活力,同时又危机四伏。

  在#永久孤立(#foreveralone)的状态和大量涌入的Facebook更新中,虚假内容充斥其间。其中多数都带有宗教仇恨色彩。由于占多数的佛教徒和少数穆斯林群体间的关系持续紧张,很多人都愿意相信关于伊斯兰和它的信徒的胡言乱语。这些消息大多是由带着民族主义主张的账号推送的。

  一位穆斯林记者最近刚成了这些账号的受害者。很多民族主义者发布了他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罗兴亚(Rohingya缅甸穆斯林少数族裔)军阀的合照。帖子声称,他参与了边境警察的袭击,要求立即发动对他的逮捕。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帖子最终被撤下了,尽管在那之前,已经有超过3000人转发了它。不过这件事似乎透露了由虚假新闻引发的惶恐力量在缅甸也能找到扎根的土壤。

  意大利

  在意大利,政府已经对谣言的传播惴惴不安起来。最近,总理马太奥•伦齐(Matteo Renzi)核心顾问圈的一位高级官员刚提出了一项针对一个神秘Twitter账号的诽谤控告——之后,这账号就神秘消失了——早前,它总是以“Beatrice di Maio”的名义发言,不断攻击伦齐政府。

  其中一个例子是,这个Twitter账号发布了一张宪政改革部部长玛利亚•艾琳娜•博斯奇(Maria Elena Boschi)打电话的照片,暗示她正把内部消息透露给她的父亲、托斯卡纳地方银行伊特鲁里亚银行(Banca Etruria)的高层。这间银行在2015年得到了意大利政府的援助,不过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博斯奇在此事上提供了一臂之力或者有任何出格的举动。

  直到12月4日的意大利全民公投前,针对伦齐政府的攻击不断升级。比如说,俄罗斯国有新闻网站“今日俄罗斯”(RT Today)的报道中,刻意扭曲了关于意大利总理的新闻。意大利的日报《新闻报》(La Stampa)指出,俄罗斯的网站谎称在公投前,由伦齐的支持者发起的集会上,参与的其实是他的反对者。这则消息后来被删除了。

  伦齐所在的民主党成员抱怨,由反建制派“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操控的隐私揭露网站,应该为诽谤政府行为的假消息负责。该运动的参与者十分反感传统的政治广告。

  巴西

  巴西的假新闻正越来越成问题。随着2014年左翼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的再度当选,以及今年8月针对她的弹劾案以来,假新闻正不断释放出它们的威力。

  根据BBC巴西在今年4月的报道,罗塞夫和她的支持者们将弹劾称为有预谋的政变一事愈演愈烈时,Facebook上,5条转发的新闻里有3条就是假的。

  一则由“思考巴西”(Think Brasil)网站分享的消息,虚假声称联邦警察想要弄清楚为什么罗塞夫向全球肉类生产巨头Friboi公司支付了300亿雷亚尔(约90亿美元)。这条新闻位列热门榜第3,被转发了90,150次。

  去年,记者泰•娜珑(Tai Nalon)从巴西最知名的报纸《圣保罗页报》(Folha de S Paulo)离职,创立了Aos Fatos(直捣真相)网站——巴西的第一家事实核查网站。

  “到处都是假新闻,”娜珑在电邮访问中回复,“但巴西的问题是否与美国的一样,我表示谨慎。”相反,她认为有很多受到政治趋势的网站是重新解读和扭曲主流媒体的报道,它们转发的大部分是偏见,而不是纯粹的假新闻。

  然而,在巴西舆情活跃的网络上,流传着大量假新闻。

  触发罗塞夫弹劾案的,主要是针对巴西国有石油公司丑闻的长达两年的调查,代号“洗车行动”(Operation Car Wash)。尽管她从未受到贪污指控,她所在政党的多数成员,和丑闻激起的大型街头抗议的参与者都强烈敦促她赶快下台。

  BuzzFeed巴西这个月发布了为什么假新闻比真新闻还多的文章。今年,关于“洗车行动”的十大转发量最高的假新闻共被传阅了超过390万次。BuzzFeed称,他们引用的是来自Facebook的数据。然而,十大转发量最高的真新闻,总共的传阅次数只有270万次。

  澳大利亚

  在澳大利亚,假新闻还不是什么大事:主要由极少数人把持的媒体市场为2100万人提供报道,目前还不存在什么分化。

  不过,澳大利亚依然躲不过Facebook上传播的虚假讯息。超过半数的澳大利亚人(截止6月底约为1330万人)是网络用户,在他们之中,又有超过半数人是Facebook上的活跃用户。

  在澳大利亚,有些问题极易触发虚假消息的避雷针。清真认真行业(Halal certificate,指符合伊斯兰教义制造出来的产品)和恐怖主义之间的关系常被政客拿来说事,不过他们毫无任何根据——由于这种说法实在太过盛行,去年还因此举行了质询会。

  由清真认证引发的担忧——常常暴露出背后猖獗的“伊斯兰恐惧症”——在Facebook上很有市场,尽管质询发现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联系。

  在Facebook上,抵制清真认证的群组已经有接近10万名成员。2014年11月,他们转发了一则语带讥讽的报道,很清楚它讲述的其实是事实。帖子很快就被删除了,但页面成了没有事实基础的观点的温床,就好像“Q社群”(Q Society)的支持者们,他们自我标榜是“澳大利亚最著名的伊斯兰批判运动”。

  7月的联邦选举中,公开抵制伊斯兰的边缘右翼政客波林•汉森(Pauline Hanson)再度当选国会议员,震惊了很多专家。今年,她的“一国党”(One Nation party)在76个席位中占据了4个席位,并且外界十分看好它在昆士兰州地方选举中的表现。

  波林的重返政坛被拿来和特朗普的当选做比较:两人都善用社交网络,他们都拥有数量可观的粉丝,而且对自己说的话从不当真。

  8月,研究表明62%的选民赞同以下说法:“我或许不完全认同她的说法,但她的说法代表了大部分普通的澳大利亚人。”

  她在Facebook上很活跃,正如她的支持者们。最近她宣布,她大部分的新闻发布会都将在Twitter上召开。

  印度

  上个月,印度总理宣布将启用面额为2000元的卢比后,全国的电话里都在流传一条消息,新的纸币将载有监控芯片并同卫星连接,即使被埋入地底120米深,也能被追踪到。

  联邦储备银行很快揭穿了这一说法,但在WhatsApp上消息已经传得如火如荼——它在印度拥有5000万用户——还蔓延到了主流媒体上。

  正如在美国和其他地方一样,越来越多的印度人从社交媒体上获取讯息。

  不过2000元面额卢比一事揭示出了假新闻在这个国家的深远影响。印度媒体众多,但就行业标准而言,尤其是一些地方媒体,远远达不到标准。

  “印度的主流媒体更加受到(虚假新闻)的影响,因为他们在播出新闻时根本不加核实,”印度媒体研究机构CMS的成员普拉巴卡尔•库马尔(Prabhakar Kumar)说,“电视台和报纸在收集资料和报道新闻时没有标准的程序。”

  警方相继逮捕了一些捏造假新闻的肇事者,尤其是如果他们引发了群体关系紧张。WhatsApp的管理员甚至接到警告,他们需要为发出的讯息负责。

  然而尤其是在印度的农村,社交媒体不过是另一处传谣造谣的温床。去年在德里附近的村庄达德里(Dadri),两个小男孩根本用不着WhatsApp来传播有个当地人在家中的冰箱里冻着人肉的谣言。他们用的是村里的庙里的大喇叭。两个男孩大喊大叫道,他们口中的穆罕默德•艾赫拉格(Mohammed Akhlaq)被处以了私刑。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