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总局收紧网络剧审查 或将适当“一剧三星”    

  今日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举行,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李京盛司长在会上重点指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将加强管理网剧和网络自制节目。”并强调了内容标准的统一性“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目前影视及资本巨头涌入的网生内容——网络大电影、网络剧、纯网综艺等面临政策收紧,产业布局或将出现调整。而在电视剧播出会议的分组讨论中,针对目前市场出现的热点问题进行了总结分析,总局近期可能就这三个问题作出调控:恢复电视剧中插广告;电视剧每晚3集连播或每集1小时,每晚2集;适当恢复一剧三星。

  在会议进行中首先对2015年全年电视剧的播放成绩给予了肯定:

  电视剧数据:全国生产395部,16000多集;

  首播新剧和独播新剧的数量更多,独播方式被更加看重;整体卫视消化能力在降低,但是新剧消化能力增加。

  现实题材依旧是创作主流,比例较往年有减少;

  近代革命题材不断出新;

  古装剧制作品质得到大幅提升;

  这些成绩的取得得益于2015年有三大背景:

  (1)政治背景:2015年年是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会议讲话贯彻落实最关键的一年;

  (2)政策背景:播出政策的调整——“一剧两星”的推出;

  (3)资本背景,2015年资本介入力度空前;全国电视剧实现了增量到提质。

  同时也提到了目前电视剧市场面临的新情形:

  1、经济力量的强势介入,资本介入后使影视超出了文化范畴,演变成资本范畴、商业范畴;

  2、出现新的题材类型和表现手法,丰富了题材构成,满足了更多观众,百花齐放的文艺局面,但玄幻、仙幻、魔幻、虚幻等题材被社会炒作过热,导致失真,过于夸大了其模式;

  3、新的投融资方式,上市对赌风投等资金蜂拥而至;

  4、出现新的播出方式和新的形态。网络剧14、15年冲上了历史的最高峰,14年1400集,2015年网剧12900集,增长7.7倍,20分钟以上的我们都视作为网剧,总量上快接近了电视剧量的一半。

  据悉,总局将对网络剧审查做出一系列规定:

  1、网络剧审查开始,线上线下统一标准。

  2、网站自审的审核员需要接受总局培训考核,自审后播出引发热议的剧目将会进一步由管理司专家审核团队审核总结,有疑议的还会更进一步审议。

  3、24小时不间断地监看模式。

  4、对网络剧制作机构也有进一步的管理要求。

  会上,李京盛司长指出,我们走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网络剧发展之路。对于网络剧要提高要求:

  1、加强对视频审查员的培训。

  2、加强对优秀网络剧的引导。

  3、加强对重大项目的了解,提前介入。

  4、及时发现“苗头”不对的剧,不要等成片了再下架。

  5、内容标准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以下为会议纪要全文:

  2016年全国电视剧播出工作会议会议纪要

  李京盛司长讲话主要意思全程记录:

  首先,李京盛司长界定电视剧司的功能和作用

  总局的工作职责:项目立项、内容审查、上星播出调控

  总局承认各台差距,经济差距、收视差距、观众习惯差距、各省宣传任务差距等情况,所以电视剧播出会议会统一开+分片开的模式,年初开全国性的,年中随时根据宣传需要再开分片区、分层级的开

  一、2015年全国电视剧播出成绩

  2014年年底,业界纷纷预测2015年电视剧巨变,众机构、组织都认为电视剧陷入困境。因为是政策元年,电视剧播出量缩水等。2015年的电视剧播出成绩回应了之前的预测和笼罩的雾霾。

  1、全国电视剧购播工作,认真落实总书记文艺工作会议的讲话,认真坚持人民为中心的导向,坚持播出导向,有思想内涵、有艺术特色、有社会影响力,丰富了人民生活,坚守了主流媒体责任。2015年有三大背景:(1)政治背景:2015年年是总书记关于文艺工作会议讲话贯彻落实最关键的一年;(2)政策背景:播出政策的调整——“一剧两星”的推出;(3)资本背景,2015年资本介入力度空前;全国电视剧实现了增量到提质。

  2、电视剧数据:全国生产395部,16000多集,2014年15500集,部数减少里 40多部,2015年长剧变多了,所以部数减少的同时,集数却变长了。业界继续保持活力,投资热情还在;上星频道晚间黄档总播出36频道:672部次,20000多集,较2014年数量减少四分之一;制作量增加、播出量减少。

  3、首播新剧和独播新剧的数量更多,独播方式被更加看重;2015年一剧一星的方式被更多台采纳;一剧一星是最好的模式,由于生产、销售、利润产生的方式导致一剧一星模式不得顺利实施。2015年新剧250部,占60%;2014年新剧的数据270部,占48%;2015年独播新剧166,占首轮剧的比例64%。整体卫视消化能力在降低,但是新剧消化能力增加。业界,品质至上成为行业共识。购剧市场门槛得以提升,提升品质成为制播双方的共识;制播双方的风险意识加强;有很多台是做出表率的,参与电视剧的投资、制作,有源头介入、有命题作文、共同控制成本,单纯的播出行为积极的参与到了制作的全行业,播出机制正能量影响了、引领了创作,播出指导创作。

  4、现实题材依旧是创作主流,比例较往年有减少,在社会影响力、感染人、感动人、赢得口碑,播出不得低于50%;平凡的世界,温州两家人、于无声处、嘿,老头、剧场、何以笙箫默、虎妈猫爸、岁月如今、大好时光、冰与火的青春、急诊室的故事、孙老倔的幸福、幸福的战国时代。现实题材一定要高于50%的比例。不能光是神魔、玄幻、大IP。现实题材剧社会影响力增大,诸如草帽警察、反恐特战队、后海不是海、神犬小七等,我们创作者把握现代警察、军旅等类型的剧,有了创新精神和创新思路。

  5、近代革命题材不断出新:抗战胜利70周年,不仅是数量增长,在演绎革命精神,宣扬爱国主义等艺术把握上、导向上,已经有了长足进步。伪装者、卧底、毕业歌、铁在烧,太行山上、生死连、东北抗日联军等等;

  6、古装剧制作品质得到大幅提升,芈月传、琅琊榜,历史剧、古装剧在创作品质、创作类型等等方面都有提升,思想价值、艺术价值、精神价值等等都比较丰满,可以代表中国电视剧的最高水准。

  类型丰富、结构适当,满足了人民群众的基本需求。

  7、中国很多剧的戏剧冲突是人与人之间的,所有的矛盾是人造成的,是人与人的斗争;而反观世界上先进国家的剧,多数优秀剧本是自然环境造成的,人和客观环境的斗争。

  二、2015年全国电视剧播出中存在问题

  1、剧目选择上的问题:最优质的平台要播出最优质的电视剧,思想导向和内容导向页必须是健康的,正确的,送审中我们第一位就是思想导向问题。部分台存在责任意识不强的问题:第一,省局要发证;第二购买之前要审;第三播前也要安全审查。比如几个报审项目:(1)青海报审家和万事兴之花好月圆——爱情与阴谋,多个婚外情、诈骗等等,(2)深圳报审——幸福归来,展示犯罪、展示婚外情、展示姐弟恋,存在明显价值偏差;这类剧发证都不对;(3)四川报审的,我是赵传奇,情节设计离奇,易容术、麻将抗日、足球抗日,挑大粪抗日等,这些早就已经被诟病;(4)河南、贵州报审的,野山鹰,女人抗战,过于离奇,打情骂俏,无所不能;(5)碧血书香梦——以家斗为导向,封建糟粕,鬼魂。这几个剧都是送审时,经过大量的删改,反复审查。送审时不严格、送审时。

  有些剧大问题没有,但具体画面、具体台词、具体存在问题,裤裆手榴弹、武媚娘的胸,这些画面台里是要负责任的,造成管理被动、主流平台价值丧失。武媚娘在台湾是同样的同根同源,对低俗文化的审美都比较一致,台湾播出是大胸版,本来总局是不允许这版出口的,但是公司说台湾人指定要这版,而且还让国台办出来做工作。很多网民调侃:广电总局上半年管“上半身”,下半年管“下半身”。这都是审查剧目时不严格、制作时不以导向为依据,最终结果给总局的管理带来很不好的影响,造成社会舆论的混乱。再例如,有个古装武侠剧:安全部、民委等都介入,僧人带刀,穿着藏族衣服的僧人,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引发民族问题。对特定人群、特定地域也不能调侃。再例如坏人不能说某地方言,否则省委宣传部会让总局向全省人民道歉的。

  2、播出宣传上要避免故意宣传炒作,不要炒作低俗话题、低俗,例如《燃烧》这个剧——加入动漫元素,圣斗士抗战;《北上广不相信眼泪》这个剧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播出前,将全剧的本来为数不多亲吻镜头、情色内容集中播放,造成了观众觉得这个剧就是个导向有问题的错觉;所以宣传时绝对不能宣传被删减的内容,如果出现不能和总局最终审查不相符的内容,那这个剧就先不要播了,例如:花千骨二轮宣传我是无删减版(有违总局精神);例如安徽的剑侠传奇,在播出前宣传改为蜀山战纪;春江英雄之秀才遇见兵,江苏、北京分别叫不同的名字,江苏叫春江英雄;北京叫秀才遇见兵。

  我们要讲播出纪律,也要讲宣传纪律。主流平台不能去迎合低俗文化,不仅不能迎合,更不能主动去宣传。需要注意:年初要搞活动,宣传本台去年播出优秀剧目,表彰各单位。这个出发点事好的,鼓励制作公司做好剧、做导向正确的剧。SMG制播年会、北京台、安徽台、广东南方盛典,业界把他们当做风向标,方式好,主流播出媒体播出标准。同时要注意,避免:本台排名好,但社会效应不好,或在其他台播不好,还有存在争议的,还有并非主流、并非倡导的内容,不要给制作界以不好示范,江湖自定义等有时候比总局调控声音还要大。需要表扬的是:SMG现在每年把要评奖的剧和总局交换意见,确保颁奖的这些剧导向正确,社会影响力正确。

  3、收视率对赌:36个台账都签字盖章,承认了。国家机构不能去和民营机构对赌,也忘记了自己的社会属性,而且也违背了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不签对赌,签补充协议,耍小动作,其实更不好。

  4、播出要求,各台都要记住:(1)播前审查要严格,坚决15日前要报下个月的;(2)各台不能对剧目集数、名字进行更改;(3)保证各台电视剧宣传不能违背;(4)恪守媒体指责,不能唯收视率论,不签订以收视排名定价的合同。

  所有上星台播出的电视剧都要记住:以人民创作以品质为核心,以坚持正确导向为底线,各家台都要有大屏幕观念,36家小屏幕组成了一个电视剧播出阵地的大屏幕。

  三、近期电视剧创作新情况、新变化

  1、经济力量的强势介入,资本介入后使影视超出了文化范畴,演变成资本范畴、商业范畴,例如CCTV财经频道做了影视专题,片面的关注了经济属性;媒体深度融合,新媒体大力崛起,影视剧有了更大的扩展空间

  2、出现新的题材类型和表现手法,丰富了题材构成,满足了更多观众,百花齐放的文艺局面,也会带来新的问题,玄幻、仙幻、魔幻、虚幻等题材被社会炒作过热,导致失真,过于夸大了其模式。新题材,题材空间的开拓,但是需要认真对待,这类东西是百花园的一类,但成为主题,肯定不好。我们要正确对待魔幻仙侠题材。内容导向不要有偏差,惩恶扬善、抱打不平,符合中国人传统,用神魔形式表达人间冷暖,不要有封建迷信、不要有过度暴利和情色,很多仙侠剧都破换了中外文化中的神仙谱了。媒体也不要夸大他们的作用和比重,夸大他们对产业的作用。很多仙侠魔幻剧体现出制作人文化储备不够,创作思想不严肃。

  2、新的制作理念,画面出奇、制作出奇,拼颜值忽视思想、拼制作忽略价值、拼产业延伸忽略精神属性,把文化内涵的东西变成工业产品;资本、产业应当值得鼓励,但不能本末倒置,产业、思想价值需要双重延伸。影视剧只注重做产业,影视剧一点出路都没有。因为影视剧的文化价值,之所以产能占据黄金档,不是因为影视剧的产业性,而是因为影视剧在传播导向上最容易得到观众认可,代入感最强。如果没有了文化价值,还能占领黄金档?占领主流媒体阵地吗?

  3、新的投融资方式,上市对赌风投等资金蜂拥而至,很多影视项目纷纷上马,要业绩、要流量之后,各种粗制滥造、内容重复、抄袭、模仿剧比比皆是。利润率必然会降低。

  4、出现新的播出方式和新的形态。网络剧14、15年冲上了历史的最高峰,14年1400集,2015年网剧12900集,增长7.7倍,20分钟以上的我们都视作为网剧,集数上和电视剧旗鼓相当,总量上快接近了电视剧量的一半。先台后网、网台同步、先网后台。优势互补,融合发展,总书记说:大力发展网络文艺。伪命题:网络播的电视剧和网络电视剧内容一致,管理标准一致,但管理方法有别,现在没有具体管网络,是因为管理手段、行政手段还弱。付费观看也让网络获得巨大业绩。新媒体和主流媒体要优势互补、要融合发展,要向主流看齐。

  5、要对总局有信心,总局有能力发挥影视剧项目的主流价值。

  四、2016年电视剧播出要求

  坚守阵地,坚守宣传纪律,宏观总体要求。

  1、继续坚持以人民为创作核心

  2、继续坚守文化品格

  3、继续坚守主流媒体的价值

  4、抓好建党95周年、长征胜利80周年的重要宣传期。主要的8家台要选择主流剧播出,其他台可以自主选择,但是不要和大局不相干,破坏宣传环境的剧,例如古装魔幻、仙侠等;

  5、确保现实题材电视剧在播出中的主导地位,16年继续坚持这个方针,各台要完成50%的比例,有些台要做到有困难,但是我们会依旧坚持;2015年上星剧中古装剧10.1%,但各台不能超15%。历史正剧、例如屈原、李时珍、李白、司马迁等等这些对中国历史有推进、对中华民族有贡献的历史人物、历史事件,不受此指标限制。

  2016年全国电视剧播出工作会议

  分组讨论情况

  第二组:教育台、北京台、内蒙古台、黑龙江台、浙江台、安徽台、河南台、广西台、贵州台、陕西台、宁夏台、深圳台。

  主持人:刘梅茹副司长 联络人:规划处朱正文处长、内容管理处刘文峰处长、叶洋磊

  1、关于中插广告问题:众台一致表示,恢复电视剧中插广告,电视剧19:30—21:00总广告时长保证不超过18分钟,但是为电视剧开广告插播口,提升广告含金量,弥补各台广告下滑的颓势;总局表示会对中插广告研究,刘梅茹副司长个人认可这样的方式,并找寻合理的条款向公众解释。

  2、关于假收视问题:安徽台、河南台主要负责人明确提出假收视的问题,希望总局重视,出台相关政策,相关条款,有效切实的遏制不正之风;总局未对此情况作出回应。

  3、关于演员价格过高问题:河南台、贵州台参会人员表示,演员价格过高可直接拖垮电视台,电视台作为主流媒体,需要纳税数亿,养数千人,但是最主要的经费支出是向演员支付。一个二线演员全年的纯利润要超过二线电视台,希望总局出台相关政策限制演员价格;总局对该情况表示认可,但暂时无解决措施。

  4、关于政策的多样性问题:贵州台主要负责人表示:总局的每次调控都确确实实对屏幕进行有效净化,以前的雷剧、比较猎奇的、导向不正确的剧销声匿迹,但是总局的每一次政策调控都加大了上星频道的马太效应,上星频道间的贫富差距更大了;教育台、内蒙古台、宁夏台、广西台等都纷纷表示确实应该考虑政策的多样性,不应该搞一刀切。总局刘梅茹副司长表示,认可这种现象,她表示:这对总局的政策调控提出了新的挑战,适当会考虑分类对待、分级指导。

  5、关于总局和省委宣传部的指导问题:深圳台、黑龙江台的主要负责人表示现在两家台的省委宣传部都开始审上星的剧了,甚至连多轮剧都要审,两家台表示,很多时候省委宣传部的意见和总局的意见相左,造成了台里接受两大主管部门意见时比较为难。总局未对这个情况做出回应。

  6、关于鼓励优秀剧目的问题:黑龙江台代表表示,像总局提到的芈月传、琅琊榜、平凡的世界等剧,是好剧,能否放开好剧的上星家数,例如一剧四星?北京台代表表示:现在剧的成本太高,天价剧比比皆是,台里难以决策,是否考虑部分台、部分剧多星?总局刘梅茹副司长表示:好剧也是播了之后才证明是好剧,但是在播之前由谁来认定是好剧?台里?还是总局?这在实操上存在难度,对好剧的界定存在争议,但从其他讨论组的讨论结果来看,总局有可能放宽一剧两星的条件:鼓励一剧一星,但其他代表提出的一剧三星,缓解成本压力。

  7、关于网络新媒体对传统媒体的冲击:贵州台主要负责人表示,贵州台去年9点20以后收视下滑了20%(其他台也纷纷表示普遍下滑),而且下滑的观众主要转向了网络,网络对主流媒体的冲击是全面性的。能否将电视剧恢复成3集连播,或者按照国际惯例做成每集1小时,每晚2集,让电视剧站住晚间最主流、最重要的时段。总局刘梅茹副司长未对这个情况作出明显的回应。但其他讨论组私下表示,总局其他领导对每晚3集有所松动。

  综上所述,本次会议3个讨论组对电视剧若干问题进行讨论,最主要是以下三个问题亟待解决,总局近期可能就这三个问题作出调控:

  1、恢复电视剧中插广告

  2、电视剧每晚3集连播或每集1小时,每晚2集

  3、适当恢复一剧三星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