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维东妙语连珠论电视:社会上存在三种不同的收视率    

  

    1、电视是面向节目的。节目承载了太多,不能只以收视率论节目。

  2、节目是面向观众的。观众和收视率不矛盾,观众和红包也不矛盾;抢红包抢出了到达率,也就有助于收视率。

  3、观众是面向需求的。满足需求的节目是好节目,引领需求的节目是优节目,创造需求的节目是极节目。收视率是对需求实现的一种票选表达。

  4、当下“收”的手段多元了,影响到“视”,也影响到“率”。这是为收视率做加法。多元的收视选择可以为春晚收视率加多10%。

  5、收视率包含有观众规模的测度,电视经济是规模经济;观众规模有一个门槛值,这个门槛值之上的收视是规模经济的,门槛值之下的收视是规模不经济的,不能简单以收视率数值的高低推论经营情况。

  6、如果节目在新媒体平台的传播也统计为收视率,那么这还是规模经济;如果不考虑收视率,而考虑红包、电商、互动之类的跨界营销,则也可以叫范围经济。电视走出单纯的规模经济,进入范围经济,就是传统电视亟待转进的新常态。

  7、电视也在进入体验经济时代。高清、智能、立体、互动、弹幕等等,增进观众体验;有更好体验的节目能够吸引更多的观众,促进收视增长。体验是技术的产物,却带来商业化的前景。

  8、参与电视节目讨论也是一种现代生活必不可少的体验。朋友圈不只分享关于电视节目的话题,更分享体验。所以微博、微信往往也是有益于收视率的节目营销工具。

  9、只当作工具可能小看了社交媒体的作用。社交媒体不只影响电视,也影响生活。反过来能够映射生活的电视也才是社交媒体关注的电视,只有噱头的社交化营销是不够的。

  10、还有相当部分的观众不使用社交媒体,或者不使用社交媒体讨论电视。他们是传统意义上的电视观众,虽然沉默,但其中不乏收视率的坚定制造者。

  11、电视节目不再是电视制作和播出机构独占的可控的资源,已经上升为带有很强的公共性和社会性的资源。收视率也不再只是电视业内的专属指标,而成为公共语汇、舆论指向。收视率被概念化了,概念先行已无关数字高低。

  12、这样社会上就出现了三个收视率。一个是调查机构的作为纯粹数据的收视率,一个是电视评价和交易机构的作为结算货币的收视率,一个是社会舆论纷争是非推来论去的收视率。数据有高有低但无关高低,货币不分高低也要论个高低,舆论忽高忽低其实未必分得清高低。

  13、节目是本,收视率是相。透过节目推断收视率,往往因果有当;反过来,单凭收视率看节目,则多半如雾里看花。收视率高了说节目好,收视率低了说数据片面,这就叫相由心生。恰是若干相由心生的现象纷扰着电视业的发展,让电视人徘徊于十字路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