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互联网赴美上市大门暂闭?    

  互联网概念正经历2012年以来最严重的冷遇。

  根据数据提供商Ipreo的统计,截至美国东部时间6月10日,美国市场已整整三周没有任何一家企业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即便在上周全球资本市场IPO募集的5.48亿美元中,也鲜有互联网企业的份额。

  这是今年美国IPO市场沉寂时间最长的一次。自5月18日Facebook高调上市却一路惨跌以来,互联网概念企业和投资者之间的相互信任关系被逐渐打破。

  “对目前以社交媒体和应用程序平台等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概念企业而言,它们应该从Facebook的例子中知道,短期内获得公开市场的青睐而尽快融资简直是痴人说梦。”移动专业技术服务提供商Mobiquity总裁和联合创始人、沃顿商学院高级研究员Scott Snyder在第14届AT&;T数字安全峰会上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Facebook上市前夕,市场曾一度乐观地认为,包括互联网在内的IT行业将有望成为拉动美国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

  这对于大洋彼岸正在乐此不疲向该领域投入的中国投资者来说,更是一记重拳。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近日公开表示,今年以来中国互联网企业在美国上市非常困难,公开市场短期内难有起色,对移动互联网影响尤甚。

  私募投资人、Acquity Group主席鲁光明则认为,美国IPO市场目前对中国概念以及移动互联网概念都避之唯恐不及,两者效果叠加,今年内中国移动互联网想要在美国IPO市场有所斩获,十分困难。

  Facebook后遗症:市场不信任估值

  市场似乎被Facebook伤得不轻,连带着互联网企业遭难,其中大部分是移动互联网。

  这一史上最大互联网IPO带来的消极后果很显着。尽管Yelp、Zynga和LinkedIn等在上周股价一度转暖,但和Facebook上市当天它们各自的股价相比,Yelp跌去了26.2%,Zynga跌27.3%,LinkedIn跌12.8%。

  而在未来一周,也没有任何企业有路演或IPO的日程计划。

  “欧美宏观市场不景气,最主要是这些企业的估值问题。”鲁光明表示,“Facebook股价出现严重偏差,导致投资者对这批企业的估值产生了严重的不信任。”

  按照38美元的发行价,超过1000亿美元的市值和Facebook去年37亿美元的收入形成了鲜明对比。即便按照Facebook最近的股价,其市盈率仍然在70倍以上。而谷歌目前的市盈率约为18倍,Facebook仍有更多的泡沫。

  Scott Snyder说,“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和他们的私募伙伴翘首以盼等待将手中的资产变现,但这一幕不会很快到来,因为他们中的大部分没有坚实的商业基础作为动力。”

  以Facebook为代表的社交媒体行业为例,无论是广告收入日益下滑,还是目前没有形成完整商业模式的增值业务和移动平台,都缺乏值得信服的利润前景。

  另一方面,正在不断扩大发展的各类新兴移动互联网企业,则因为市场对行业整体估值的前景悲观,而对在今年内冲刺IPO望而却步。纽交所负责亚太地区上市事务的董事总经理Marc H。Iyeki告诉记者,下半年纽交所或有10单左右的IPO在排队,但目前看来新兴移动互联网的公司很少。

  缺乏支持增长的商业模式

  这一波消极的市场动向,直接影响到国内的互联网产业。

  据统计,2012年5月国内有20家企业在境外资本市场成功IPO,融资总额近22亿美元,其中没有一家互联网企业。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中国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就屡屡败北。迅雷、拉手、窝窝团、神州租车等公司均在提交IPO申请后,未能顺利按计划上市。

  当然也有前赴后继者。软银中国创投公司合伙人宋安澜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他自己投资的一家国内互联网企业,正力争年内在纳斯达克上市。此前也传出凡客等企业赴美上市的消息,但至今无果。

  鲁光明表示,中国概念股此前遭遇做空的“余波”仍然没有消除,投资者目前仍然是谈中国概念而色变。他透露,在他自己的企业Acquity Group今年4月底上市前的路演中,他尽量避免提到与企业有关的中国背景,因为“这的确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而本轮针对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估值不信任,加大了中国互联网企业赴美上市的难度。

  “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私募市场目前仍很活跃。”鲁光明说,“无论是VC、PE还是创业者,都十分积极。”

  Scott Snyder说,“目前,移动互联网仍然是创造发明新产品的首选平台,需要等待市场重新建立信心的时机。”

  但李彦宏近日警告说,移动互联网如果寻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仅仅依靠数量庞大的用户是没有出路的。

  “不赚钱的公司想要融资并进一步上市,几乎是不可能的。”鲁光明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