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广告让人无处逃 视频新媒体制造污染?    

  一个点子成就了分众,成就了江南春,也成就了电梯广告、出租车广告等一系列被归纳为新媒体的高潮迭起。

  然而,正应了那句物极必反的话,近日有媒体报道,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维权声中,这些视频新媒体的成功大门也许会在某一天砰然关上。

  报道指出,随着视频广告大举侵入公交车、出租车和地铁,种种声光电等高科技手段所造成的污染,正肆意对人们进行着“视觉和听觉强奸”。广告公司和运营商在这场盛宴中狂欢的同时,遭到侵犯和漠视的消费者则在通过各种方式艰难地维护自己的权利。从全国各地获得的消息中了解到,近期针对交通工具上播放视频广告的投诉正在快速增加,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乘客破坏播放设备的极端现象。

  在一个越来越提倡社会和谐、法制法治的环境中,这种带有强制性的视频新媒体的未来之路在何方?

  大众评判台

  向海蓝:保护公共环境

  移动电视广告已经极大干扰了乘客选择乘车时间休息的权利!短时间重复播出相同内容的高分贝广告让乘客避无可避。另外,公车上的广告和报站之间切换很急促,部分对路线不熟悉的乘客根本来不及询问就得匆忙下车,经常会发生坐过站或不到站这样的尴尬,这更是损害了乘客的切身利益。所以,应坚决停播纯营利性的视频广告,保护我们的公共环境。

  郝彬彬:需要立法解决

  交通工具上的电视广告,是强制性的侵权。按照边际选择的原则,乘客本可以选择无广告的交通工具,但现在的问题是这种广告无处不在。而当一种危害已成为社会普遍现象时,唯一可行的解决方法是通过立法的程序来阻止或限制这种现象的发生。

  袁学培:选择性满足

  随着社会现代化的进步,噪音光污染将会越来越明显。显然,一部分人乐意看到这种繁华与喧闹,并从中获取自己需求的信息。但同时这也会侵害到另一部分人享有休息的权利。所以,我觉得不应该对这类事情一刀切。应该想办法既满足前一部分人获取资讯的需求,同时也保障好后一部分人选择寂静的权利。另外,应该制定一些限制性规定,将公共场所的声光控制在适当的程度之下。

  ◆沸点特稿

  视频广告让我们无处可逃

  《大话西游》里那个啰嗦得像只苍蝇的唐僧,在现实生活中也“出现”了。那就是当下无处不在的视频广告们。听说某城市发生过市民愤砸楼宇液晶屏的极端事件,笔者深信不疑,因为视频广告的载体的确不像电线杆、水泥墙那样可以擦洗。

  据说,视频广告的老大分众传媒奉行其老大江南春一句名言:“广告一定具有强制性”。是的,遍布楼宇、公车、地铁———几乎存在于城市里每一寸公共空间的视频广告,的确正如口水歌所唱“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广告的神话”,高科技的“光电污染”的确令我们这些本已生活在钢筋水泥、沙尘尾气、黑烟蓝藻间的现代人更加无处可逃。

  人家以强制性为荣是有道理的。没有强制性,哪来的眼球量,没有眼球量,哪个广告投放主愿打广告呢?强制性的背后,是暴利产业链在作祟。

  必须承认,无处不在的视频广告起初的确是个有点伟大的创意,它的确满足了我们打发等电梯、乘公车的无聊时间的需求,的确满足了我们获取消费信息的需求。但我更加坚信,以勤劳为传统美德的我们不会总是处于无聊状态。譬如当我在出租车上想和合作伙伴、同事或同学进行一番比较密切的交流时,那块小小的液晶屏在我眼里就是一只嗡嗡叫的苍蝇。但我没办法马上“除四害”,因为我没法调节它的音量、没法切换它的画面,同时我也怕被告破坏他人物品。现行法律没有为我们的“安静权”提供明确而有力的保护。

  听我一个海归朋友说,这些视频新媒体也就是在中国有那么多空子可钻———公共空间的、法律的以及人们维权意识上的空子。在日本和美国,铺天盖地让人逃无可逃的视频广告是没有市场和法律生存空间的。因此,我不得不对这些视频新媒体模式的商业前景表示担忧:中国人的维权意识总有一天会充分觉醒,相应的法律环境也一定会更加完善。

  “《物权法》的实施,将成为业主向楼宇广告挑战的导火索。”长期关注于此的袁岳说,“当《物权法》明确将楼宇广告的收益权和决定权都划归业主时,传统的楼宇广告商业运作模式,肯定会受到影响。”

  那么,一个富有创意同时富有钱景的商业模式是否就将在公众话语权、“安静权”的拷问下破灭呢?答案不得而知。

 

最新评论